即时新闻

  • 先期交付冬奥会使用

        超大迎宾厅、无柱主会场、空中花园……在北京中轴线北端东侧、毗邻鸟巢、水立方,一座高品质“会客厅”即将崛起。北辰集团旗下国家会议中心二期主体结构11月15日露出地面,目前正式进入地上施工阶段,预计明年10月主体结构封顶,并将于2021年7月部分交付冬奥组委使用。冬奥会后,会议中心二期将继续施工,计划于2023年12月正式投用。

        两期交付

        服务重大国事政务活动

        “项目主体结构复杂,用钢量约12.6万吨,相当于2.5个鸟巢的用钢量!”北辰会展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霍斌峰说。登上国家会议中心二期项目工地的高空观景平台,主体结构的立柱和钢梁组成的钢结构雏形初现。

        国会二期项目主体建筑长460米,宽150米,高45米,地上三层,地下二层。“项目主体采用多层大跨度的无柱空间叠加,转换桁架跨度长达81米,钢结构体系设计难度世界罕见。施工过程中,所使用的钢材最厚的可达80公分。”霍斌峰说道。

        作为首都北部“会客厅”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会议中心一期在2008年奥运会后改造成为国家级会展中心,圆满服务保障了一系列重大国事政务活动;国家会议中心二期项目建筑规模约为77万平方米,主体建筑为会展中心,配套建筑包括酒店、写字楼及商业,建成后将与现国家会议中心连为一体,形成总规模近140万平方米的会展综合体。

        据介绍,国家会议中心二期将实现两阶段交付:2021年7月项目将部分交付冬奥组委,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主新闻中心(MPC)和国际广播中心(IBC),向全世界的媒体工作者开放;第二次交付则在2023年底,项目将正式投入使用,向来自五湖四海的观众敞开大门。

        据北辰会展投资总建筑师秦中介绍,会议中心二期项目将于冬奥会后继续施工,计划于2023年12月全面投入使用。项目设计方案中充分考虑了冬奥会使用需求,结合赛时、赛后不同功能,力争用最小的改造代价实现赛后改造,充分体现奥运的可持续发展理念。

        前沿科技

        打造最高等级会展综合体

        国家会议中心二期由法国著名建筑大师、普利兹克奖得主包赞巴克主持设计。建筑造型似鲲鹏展翅,飘逸轻盈,舒展大气,立面简洁而又富于变化,庄重中不失亲切。

        项目幕墙体系异常复杂,构造系统多达40种。东立面的挑檐传递出中国传统建筑的神韵,以“飞檐反宇”的意向,表现出大国的威仪礼乐和当代中国的透明开放,还设计了创新性的超大尺度双曲面群鸟幕墙,汽车工艺冲压成型的搪瓷钢板上装饰群鸟飞翔的图案,能展现出光影浮动的效果,采光效果更好。南立面则设计了独创性的斜向网格单元幕墙。上直下曲的屋面形成优雅的线条,与国家会议中心一期遥相呼应,和而不同。

        项目在设计中充分考虑了国务政务活动的使用特点,着重解决中外方贵宾的参会流线和主要活动空间的特殊需求。设有超大迎宾厅、无柱主会场、空中花园、峰会厅、午宴厅、各种多功能厅室等。场馆空间设置、门头设计、层高标准、分区面积等细节满足对标重大国事活动要求,为国务政务活动和高端会议提供独特的会议会展新场景、新体验。“尤其具有可开启玻璃屋面的室内屋顶花园成为独特一景,2000平方米的大尺度电动开合屋面,在国内也属首例。”秦中介绍道。

        此外,场馆还将融入更多科技、智慧、绿色元素,雨水控制、太阳能生活热水、高效冷热源等环保技术,将国家会议中心二期项目打造成最高等级的绿色会展综合体。

        不断打磨

        北辰提升“北京服务”标准

        “硬件”提升的同时,北辰集团也不断打磨“软件”,致力于服务水平和标准的提升。

        目前,北辰会展已自主研发416项企业服务标准,涵盖会议服务、展览服务、餐饮服务、安全与应急、信息等方方面面。各岗位工作人员以SOP(标准作业流程)作为“脚本”,严格对标,反复演练,精益求精,仅一个简单的倒茶水服务就可分解为25个步骤,在调制、温度、水量、斟茶上都有严格的标准。同时,北辰会展积极参与国家、行业标准制定,独家研制了国内会议业的第一个国家标准——《会议分类和术语》,参与起草了4项部颁标准,为行业数据统计和分析提供了重要依据。

        随着北辰集团会展业务的飞速发展,为更好地完成重大国事政务活动服务保障任务,助力打造首都北部“会客厅”新名片,北辰集团辖属企业围绕会展服务开展工作室创建工作,新创建了国家会议中心国宾服务创新工作室,北京五洲大酒店、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会展技能创新工作室,国家会议中心技术中心创新工作室,北京五洲大酒店、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工程保障创新工作室。

        近年来,中国主场外交好戏连台,北辰会展屡膺重任、不辱使命,主客场双线推进,先后圆满完成了2014年APEC领导人会议周、G20 杭州峰会、两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中非合作论坛、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等一系列重大国事政务活动的服务保障任务,以“精精益求精,万万无一失”的“北京服务”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服务风采。

  • 地上钢柱排布 地下暗藏“玄机”

        从地铁奥林匹克公园站走到地面,亚投行总部办公大楼、冰丝带、鸟巢、水立方等一系列标志性建筑映入眼帘。在这些知名建筑群中,一根根乳白色的三人多高钢柱和身旁的十几台塔吊显得尤为明显。这里便是国家会议中心二期。

        如今这座相当于2.5个鸟巢用钢量的新地标建筑在北京建工集团建设者的手中已经全面跃出地面,巨型钢柱星罗棋布地排在工地现场,工人们往来穿梭与这些钢柱间忙碌着。

        管线只因天上走

        钢桥提升再利用

        国家会议中心二期项目位于国家会议中心和刚刚投用的亚投行之间,总建筑面积达40.9万平方米,相当于57个标准足球场大小。如此巨型体量工程仅超大的基坑东西跨度就达到200米。

        基坑中心部位,一座横跨200米基坑的2米宽钢栈桥格外显眼。站在钢栈桥的中间,可以看到整个坑内的施工情况。

        “修建这座钢桥其实是无奈之举,不过我们通过优化方案,不仅让钢栈桥在地下施工中起到了关键的保护作用,未来这座桥还会被切割分散变身在国家会议中心二期的关键部位。”项目负责人说。

        原来项目所在大屯北路下方埋设了60多根信息传输、水电、热力等各类缆线用于维系整个奥林匹克园区的正常运转,而管线正好位于基坑中心区域,开挖的基坑达到13.5米深,这些线缆在坑里便如同悬在半空中,而它们的功能极为重要,一秒钟都不能休息,同时施工中不能导改,需要得到“特别保护”。

        项目技术团队针对实际情况,在这线缆上架起一座长达200米的钢桥,这座桁架桥采用上下双层两用结构,下层托起所有管线并进行保护,上层可以供人员行走,这样既在基础施工过程中对线缆进行了架空保护,又为施工现场增添了可供建设者东西穿行的通道,优化了场地内的通行条件,地下结构完成后所有管线将回归地下原位实现了“0”扰动。

        如果说钢桥的作用仅仅是保护管线和供人通行那就太小看建设者的智慧了。整个国家会议中心首层由无立柱支撑的7千多平方米的会议厅和仅有两根立柱支撑的2万多平方米展厅组成。

        这就造成了二期项目没有自下而上贯通到顶的立柱,同时二层划分为若干个会议厅,墙柱数量密集,如何让建筑的重量在没有贯通立柱的情况下稳稳落在基础上,建设者采用了钢桁架转换层。

        “这种转换层通过在楼板上制作一层钢网架,让上层的重量分散到网架上,再通过首层四周的立柱传递到基础上,这样一来即便是没有贯通的立柱,也可以保证建筑整体的受力安全。” 项目负责人说。

        而钢桥在制作时就按照考虑到未来建筑主体结构需要,地下施工时作为钢桥,地面结构施工时,只需要用机械设备将钢桥切割成大小不一的钢构件,提升至空中便可作为地面主体结构的一部分使用,节约项目建设的成本的同时有效提高施工效率。

        地铁站口进中心

        智慧连接钢与土

        未来国家会议中心二期不仅可以从地面正门进入,还可以从地铁奥林匹克公园站直接进入国家会议中心二期的地下一层,少了风吹雨打的影响,使用者的体验感必然会更好。

        可要让这一切变为现实,地铁站的导改工作自然落在建工集团建设者的头上。如今,大屯路上的15号线奥林匹克公园站的F出站口和旁边的足球场消失了。地下一层作业面上,已经完成了导改的准备工作的对接口后面,土层随时可以开挖连通地铁与会议中心。

        项目负责人介绍,由于该站口集中了地铁15号线奥林匹克公园站的多项机电设备系统,项目团队需要在地铁不停运的情况下对车站的各类管线进行导改,确保通风空调、排污、配电、新风等多套机电系统随同新站口一起以“车站接入”的模式落地国家会议中心二期内,打造“会展中心里的地铁站”。

        导改如同为出入口建一个新家,但新家不能影响老家里设备的正常运转。为此项目部只能利用地铁夜间停运的6个小时,从开挖、装修新家到管线设备改移必须做到一套设备一夜之间完成搬家并能在第二天继续使用,确保了施工对地铁运行的零影响。

        新入口是地下结构施工的重要环节之一,而与之相同重要的便是地下基础部分的一种建工集团自主知识产权的新技术应用。

        “国家会议中心二期地上主要采用钢结构,而地下结构则通过钢结构和混凝土结构交织共生才能确保基础施工的牢靠,而钢材和混凝土两种材料的连接问题是让根基牢靠的重中之重。”项目负责人说。

        这套技术首先在钢结构上通过计算精确焊接上若干的连接头,另一端的混凝土结构支出的钢筋通过套管与连接头内的螺纹进行拧紧和加固。整套系统让钢筋与钢结构的连接强度达到整根钢筋强度,解决了两端钢结构中间贯通钢筋无法安装的问题。通过此钢筋连接器达到贯通钢筋与钢柱的有效的连接,让混凝土结构牢固地锁在钢结构上。

        2.5个鸟巢用钢量

        汉堡立柱保平安

        站在大屯路上,国家会议中心二期项目内密布的塔吊和刚刚冒头的钢结构让整个项目透着“硬气”。

        整个国家会议中心二期钢结构总量达到约12.6万吨,相当于2.5个鸟巢的用钢量,这也是既大兴国际机场后本市在建工程中用钢量最大的。如此高的用钢量平均每月需要安装1.3万吨,高峰期每月需要完成约2万吨,许多钢结构的钢板厚度甚至超过了10公分,单件超百吨的构件随处可见,这无疑给加工制作、运输、安装带来了难度大。

        来到工地旁的高架平台上,从北往南共有12台塔吊,相比工地看到的普通塔吊不同,国家会议中心二期的塔吊如同重装甲战士一样,从塔节的粗细到占地面积都绝非普通塔吊可比的重型塔。

        “我们现场最重5号塔和8号塔更是达到120吨,这种塔吊全国也仅有3台。即便是最小的塔吊的吊重也达到了65吨,这在很多工地都是最大的配置。”项目负责人说。

        而场地虽大,如此多的重型塔吊也让工地显得十分拥挤。每相邻的四台塔吊都会出现碰撞的问题,为此项目先后组织各方专家进行对塔吊型号、数量、部署方案进行了30余次的研讨,项目前期拟定6种塔吊方案,并及时做好工期分析、吊次分析、钢构件分节重量分析、场地覆盖,确定在不同的楼层采用相应塔吊与履带吊配合施工。“因为塔吊存在碰撞风险,有时候一台塔吊工作,附近的三塔塔吊就得停下,为了实现最大利用效率,我们甚至连每天的吊几次?几点到几点哪台塔吊作业?等情况都列出详细计划,实现塔吊利用的最大化。”项目负责人说。

        如今,项目团队正在进行地上一层的钢结构施工,而让钢结构顺利完成的基础却在看不见的地下。项目的正负零以下结构部分全部采用劲性钢结构,即先在钢梁、钢柱的内部浇筑混凝土,再在钢结构外部浇筑混凝土,两层混凝土包裹的钢柱如同汉堡包一样构成了建筑主体抗压承重的“三重保险”。而地下的劲性钢结构尺寸超长,最长的达到了14米,如此高的钢柱内部浇筑混凝土如何密实关系到根基的稳固,为此项目采用了高标号的自密实混凝土,并采用高抛方式进行浇筑。“所谓高抛就是将浇筑管伸入钢结构内部,距离底部五六米时抛入混凝土,通过自由落体和自密实混凝土的自身稠度高的特点形成自然密实的效果,保证了整个根基的坚固耐用。” 项目负责人说。

        整个工程的地下结构用到的劲性钢结构构件共270根,总重量1.1万吨,单个构件重量最轻的接近30吨,而完成所有地下结构施工的建工集团建设者只用了4个月。

        下一步的地上结构施工中,建设者还将面临超长跨度、超大面积、超大无柱主展厅的施工以及涵盖几十个系统的搪瓷钢板“群鸟”幕墙体系施工等难题,将继续考验着他们的智慧与创造力。

  • 0-5-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