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光伏发电项目并购风险及防控(上)

来源: 首都建设报     2019年11月08日        版次: 04     作者: ■北京京能清洁能源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刘琳

    光伏发电是利用半导体界面的光生伏特效应而将光能直接转变为电能的一种技术。相对于传统大装机容量火电而言,光伏发电具有能源枯竭风险小、气候污染少、资源分局区域广、运营场地要求低、工程建设周期短、技术升级革新速度快、发电成本下降快等多方面优势。相关研究成果表明,过去10年,我国光伏成本下降90%以上,光伏电价下降了85%。清洁低碳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发展大趋势,光伏发电项目也将在中国能源革命进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如何把握光伏发电项目并购机会、防控并购风险,实现清洁能源发电行业高质量发展,是所有清洁能源投资主体应当重视的战略性问题。

    一、光伏发电项目政策沿革

    2005年,国家颁布《可再生能源法》,作为包括光伏发电在内的基本规范。国家财政设立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资金来源包括国家财政年度安排的专项资金和依法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2011年国家提出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机制;2013年国家对光伏电站和分布式光伏发电制定不同的补贴制度;2015年至今,国家逐步下调光伏发电项目全电量读点补贴标准,尤其是2018年5月3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颁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俗称531新政,下调上网标杆电价,且无缓冲期间。531新政及2019年出台的相关政策表明,光伏发电行业迈入平价上网阶段。

    总体上看,作为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的来源,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自2007年的0.1分/千瓦时,经过了三次上调后达到现行的1.9分/千瓦时,每年筹集金额也从56亿元飙升至近900亿元左右。由于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全部征收的难度较大,一提再提的电价附加也难以赶上可再生能源行业的迅速扩张,造成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越来越大。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累计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达到2000亿元左右。

    二、境内光伏发电项目并购风险及防控

    (一)境内光伏并购项目常见风险

    1.项目补贴不能及时到位。

    今年5月24日,财政部发布《关于下达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预算的通知》,下发可再生能源补贴约81亿元。此次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涉及内蒙古、吉林、浙江、广西、四川、重庆、云南、陕西、甘肃、新疆、青海等1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风电、光伏、生物质发电项目。而风电、光伏项目只涉及到内蒙古、吉林、浙江、广西、四川、重庆、云南、陕西等7省(自治区、直辖市)。其中,风电、光伏项目补贴约为42亿元以及30.8亿元。光伏扶贫、自然人分布式和光伏电站及工商业分布式分别为0.37亿元、0.48亿元和29.97亿元。其中,内蒙古各类可再生能源补贴合计71亿元,占比近九成。但这次就第七批补贴名录中所列风电、光伏项目的补贴下发,与截至2018年底2000亿的补贴缺口来说,可以算得上杯水车薪。

    2.收购财务模型不合理、不科学,更新不及时。

    光伏行业电价政策变动迅速,光伏项目收购财务模型应同步进行更新。同时,与交易结构相关,以电价、利用小时数等为核心要素的光伏项目收购模型如果不合理、不科学,很容易导致收购的项目并不能达到预期盈利水平,甚至还对后续投资进度产生不利影响。其中,光伏项目利用小时数是项目光资源的直接体现,同时与组件朝向及遮挡程度、设备参数及质量、施工质量等多种因素相关。同等条件下,渔光互补项目利用小时数较高、普通地面光伏项目利用小时数居中,山地光伏项目利用小时数最低。收购光伏项目,除批复电价外,光伏项目利用小时数是最核心的参数之一,直接决定投资的内部收益率和全投资收益率,需准确评估。

    3.项目设备和工程招投标程序不规范。

    国有企业收购民营企业控制的光伏项目是当前光伏项目并购市场的一大特点。民营企业在前期开发项目过程中,普遍存在工程承包商、设备供应商未按规定程序进行招标或采购的现象。按照《招标投标法》、《工程建设项目招标范围和规模标准规定》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光伏项目作为新能源项目,属于关系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的基础设施项目,达到规定条件的,应当招标。光伏项目公司未履行相应招投标程序,由此可能面临两方面的风险:一是被相关行政主管部门给予行政处罚的行政管理风险。二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04]14号)的规定,施工总承包合同存在被认定为无效合同的法律风险。

    4.光伏用地不规范。

    整个光伏发电项目,光伏板区、综合楼、升压站及线路都涉及用地。西北地区土地资源比较丰富,多占用荒地或未利用地,成本低风险小;中东部及东南沿海地区,土地性质多样,用地程序复杂,成本高风险大。光伏发电项目用地突出问题包括:光伏板区用地基本以租赁方式取得,租赁程序不规范,村集体用地决策程序不完备,租赁期限超过20年;综合楼和升压站用地未及时办理农用地转建设用地,未及时办理规划许可证、建设许可证等手续。

    5.其他常见风险。

    项目易主频繁,原有股权变动历史复杂。项目资产抵押、股权质押、设备融资租赁交织,后续股权交割程序各个环节一环套一环,风险控制难度大。项目合规性文件的齐备性差。项目备案容量与实际建设容量差异大,后续建设容量的电价水平确认和电费结算有风险。光伏项目银行融资难度大,收购过程中应同步考虑后续融资替代。光伏组件质量较差,导致后续运维成本上升,影响项目收益。收购前项目公司已签署成本较高的运维费,且在运维协议中确定较长的服务期限并限定合同解除或变更的条件,给后续项目降低运维成本造成法律障碍。

    (二)境内并购光伏发电项目风险应对措施

    1.光伏项目补贴不能及时到位,导致前期部分光伏项目开发存在部分容量并网情况,《2019年光伏发电项目建设工作方案》对这种情况开始梳理。企业对于前期收购的未全容量并网的光伏项目,应结合公司现金流情况,合理安排建设进度。同时,及时跟上政策变化,积极参与光伏平价竞价工作、领跑者项目及开拓国际光伏市场。

    2.及时修订完善盈利预测模型,对于光伏项目利用小时数等关键数据,建议尽量采用本项目的实测数据,同时考虑年平局辐射量与修正辐射量。如果本项目没有整年度的实测数据,建议参考周边项目数据,横向比较本项目非完整年度利用小时数的相关数据和周边项目完整年度利用小时数的相关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