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推动混合所有制经济走深走实的思路与建议(上)

来源: 首都建设报     2019年11月08日        版次: 05     作者: ■王丹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了“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的目标。混合所有制是否能够实质性推进,已经成为判断国企改革是否能够成功的关键,更是高质量发展时期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的重要微观基础。

    一、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概念辨析

    由于对混合所有制范围、程度、形式的认识不同,理论界对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定义也存在一定差异。其中,一些学者从宏观层面的“基本经济制度”和微观层面的“所有制实现形式”讨论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主要内涵和实现方式。一些学者从狭义和广义的不同维度定义混合所有制经济,并分析其与股份制的区别和联系。因此,在梳理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脉络时,需对其内涵和特征进行辨析。

    (一)基本内涵

    混合所有制经济是指公有制资本与其他多种经济形式的非公有资本通过股份制形式,共同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实现产权主体多元投资、交叉持股、融合发展,从而形成的一种具有产权结构多元、治理结构优化特征的微观经济形式。它反映了公有制主体与私有制主体间共享剩余要素与剩余价值、共同分担成本和风险的经济关系。

    目前,实现混合所有制经济的重要推手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其主要是指以市场机制为原则,以保护产权、维护契约、统一市场、平等交换、公平竞争、有效监督为导向,通过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引入集体资本、非公资本、外资等各类资本,实现企业产权层面的多元化、制衡化,并进一步健全完善企业内部治理和运行机制,使企业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不断增强活力和竞争力。

    根据上述定义,混合所有制经济本身具有复杂性,与股份制经济、国外学者提出的混合经济和基本经济制度既有区别又有联系。

    (二)主要特征

    1.兼容性。混合所有制经济在产权结构重组方面具有较高的开放性,对不同种类、属性的资本都不设有限制,能够容纳、集聚多种属性的所有制经济,并且强调产权多元化和均衡关系,实现较为科学的公司治理结构,符合我国目前经济高质量发展需充分激发微观主体活力的需求,有利于调动各方面资本的积极性。同时,公有制成分与非公成分相互混合发展能消除所有制歧视,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在更广的范围内推动不同所有制企业融合发展;能够将公有制企业和私有制企业的优势结合起来,实现更高层次的发展,进而培育核心竞争能力,对于社会资源合理配置具有重要意义。

    2.社会性。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产权组织重构使得出资人范围进一步扩张,实现了所有制主体、资金来源和经营活动的社会化。一是逐步实现了所有制主体的社会化。由于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市场主体既有公有制资本也有非公资本,其利益主体具有多元化和广泛化的特征。二是随着所有者主体范围的扩张,企业的资金来源具备了社会化的属性。在全社会范围内实现了资源的优化整合,提高了资源配置效率。三是由企业所有制主体和资金来源的社会化带来了经营活动范围的社会化。混合所有制企业经营活动打破了区域、行业等界限,盈利空间更加广阔,最终经营管理机制优化带来了资本支配和使用社会化。

    3. 多样性。一方面,混合所有制经济中多元化的产权主体所形成的经济组织是多样的,其组织形式和管理机制较为丰富,能够为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提供有效的组织基础。另一方面,由于所有制主体来自不同的行业、领域,其混合以后的企业业态也是更加多样的,能够持续催生新业态,充分挖掘企业潜在增长点,提升企业的整体创新能力。

    二、推进混合所有制经济的积极效应正在逐步显现

    目前,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进入全面发展时期,围绕七大重点领域,已开展3批共50家混改试点,第四批试点方案也已基本确定,其在实践中也已经显现出“加减乘除”的积极效应。即,民营企业在混改中为国企注入了经营模式、激励机制的活水,加速国企剥离非经营性资产,通过产业链的优化再造衍生出国企的创新基因,破除了国企一股独大的格局,使其治理结构和经营绩效都得到大幅提升。

    (一)加法式效应:激发了国企管理者的企业家精神和员工的主观能动性混改通过为经营管理权松绑、员工持股等方式对内实现了“要我发展”到“我要发展”转变,对外进一步坚定了战略投资者对企业发展的信心

    1.通过员工持股方式为企业注入了发展的强心剂,使得国有企业家以壮士断腕的决心破釜沉舟、迎难而上。如东航物流在实施员工持股过程中,大部分管理层为了筹措持股资金,都签了家庭无限连带责任书,甚至变卖了除住所外的所有房产。虽然压力很大,依然踌躇满志,对企业的未来充满憧憬。

    2. 通过角色转换激发了员工的主人翁意识,企业实现了现代化的管理模式。有的企业混改后,在经济景气度下降的宏观背景下,中层人员发挥积极性,主动降低内部运营成本,细致到甚至连内部电梯的用电成本都要精准计算。这对提高企业经营效率发挥了积极作用。

    3. 员工持股给战略投资者吃下了定心丸。为获取战略投资者信任,东航物流企业的核心团队掏出真金白银参与持股,主动与企业进行利益捆绑。这让战略投资者认为核心员工都自掏腰包了,对其投资的股份就更有信心了。同时,部分管理团队以签订市场化合约的方式,使战略投资者同意不派驻管理层的要求,原先的管理团队从企业利益出发,虽然放弃了铁饭碗,但保证了企业战略的一贯性和执行力。

    (二)减法式效应:促使国企有序退出无竞争优势和发展潜力的行业,专注主业发展“混改”给国企提供了轻装上阵的契机,促使其下决心剥离非经营性资产,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如,2013年已被法院裁定破产重整的葫芦岛有色厂进行混改,按程序请参与合资的民企宏跃集团托管,同步实施债务重组、职工分流、社会职能剥离等改革

    混改后,清理企业债务近150亿元,有力减轻企业负担,率先在省内完成两户厂办大集体企业的破产清算,妥善安置职工4000多人。公司生产经营业绩大幅增长,实现了“涅槃重生”。同时,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加速了国有企业瘦身健身的进程。在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过程中,国有企业实现了优化布局调整,截至2018年1月,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户数降幅高达16.1%,节约管理费用135亿元。

    (三)乘法式效应:着力培育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促使国企在深化改革中“浴火重生”

    从资源禀赋上看,民企“接地气”的市场嗅觉能够为国企换血,使其装备、技术、人才、渠道和品牌都焕发出新活力。山西省通过混改促进企业的转型升级,把更多资源配置到发展新产业和新动能方面,尤其是传统能源产业在混改中实现煤与非煤产业“结构反转”。混改促使山西省产业转型指标优化,非煤产业增加值2017年增长17.9%,快于煤炭产业4.4个百分点。其中,一家传统能源企业混改后利用民企的技术优势,完成了传统产业的改造和升级,开发出企业技术引领的蓝海,由改革前每年亏损10亿元变为改革后年均盈利超1亿元。职工人均年收入增长50.7%,管理人员和普通员工作风焕然一新,工作效率大幅提升。

    (四)除法式效应:以股权多元化破除一股独大

    通过民资的深度参与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国有股东占绝对控股地位的现象,进而完善现代治理体系,真正发挥董事会的治理作用,让企业彻底走向市场化经营轨道。山西汾酒集团通过混改激发了各方面潜力,形成了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命运共同体。2017年12月,汾酒集团与经销商的混改合资公司在厦门成立,并首次放弃控股权。象屿集团旗下投资企业控股56%,汾酒集团、福建烟草海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联合控股29%,其余社会资本共计持股15%。与前两次混改不同,本次汾酒只是参股方,主要运营由象屿酒业负责。通过混改,汾酒集团经营业绩显著改善,2017年营业收入涨幅高达14.01%,主业酒类收入经营绩效大幅提高,增长40.68%,盈利能力和利润指标显著攀升。2018年,预计公司净利润增加4.72亿元至5.66亿元,增长50%-60%。

    三、全面推进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的主要挑战

    混合所有制改革是一项涉及资产评估、股份多元化、激励机制改革等方面的系统工程,不可能“一混就灵”,也不能“一混了之”。现实中,仍存在改革定位不清、现实阻力较大、遭遇政策突变、难以深度融合等问题。

    (一)混不明白:部分企业对混改的内涵和作用理解不到位

    1.对混改定位不够准确,对混改的认识不够深入。混改并非灵丹妙药,其主要解决体制机制上的矛盾,不能彻底解决技术瓶颈、市场开拓等方面的问题。一些企业连净资产都没有就想搞混改是不切实际的,不能一改打天下。比如,在实际中吸引战略投资人最重要的还是企业未来的盈利性。一些企业在上一轮国有企业改革中公司制改组还未完成,历史遗留问题、非经营性资产剥离等还悬而未决,就想通过混改彻底解决所有问题。这是不太实际的。

    据《宏观经济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