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时尚控股以“高定”标准为游行方阵制装

        国庆当天,35个游行方阵和3个表演方阵,身着各式服装精神饱满的走过天安门,为祖国母亲送上特别的生日祝福。而这些方队约10万套,近30万件服装、配饰和10万双鞋的制装任务,是由北京时尚控股负责组织完成的。

        此次30万件衣服和配饰基本没有金属成分,或进行了消磁处理,这样尽可能避免了安检时的误报,减少游行群众的等候时间,以更饱满的状态为祖国庆生。

        高度还原设计师意图

        今年4月,游行服装开始进入到设计打样和评审阶段,作为生产总负责单位,北京时尚控股立即成立了领导小组、工作小组、专家小组、审计小组等多个专门机构,评审确定京内京外生产企业,全面启动了群众游行制装工作,并在规定时间内高质量完成了原料采购、生产制作、物流配送、服务保障等各项任务。

        “一般一款衣服从采购面料到生产再到配送,这个周期至少要40天,但我们7月底才进行完最后的封样工作,8月初开始批量生产,到完成也就用了一个月多一点,时间非常紧张。”北京时尚控股党委常委、副总经理赵宏晔说,即便是这样,我们依然把设计师的设计高还原度地做出来,并以“高定”标准把控质量,真正做到“精精益求精、万万无一失”。

        所谓高还原度,就是在面料、颜色、款式三方面达到高还原度。据北京时尚控股科技发展部部长付清云介绍,根据封样样衣,在批量生产之初,首先要进行面料质地和颜色的确认,面料合格的才可以进入到产前样制作阶段。每款服装还需要进行产前样的确认,面料质地、颜色、服装款式、制作工艺都达到封样样衣要求才可以进行批量生产,不合格的一律重新制作。此外,针对游行群众做大幅度动作特点重点考核了服装接缝性能、纰裂、裤后裆缝接缝强力等指标,确保群众游行服装质量和安全。“关于款式还原方面,以制式服装为例,因为在游行过程中,有动作要求,本来合体的上衣因为双手上举,制式服装就要变形,影响美观。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在上衣腋窝处增加了三角式插片,这个插片是有弹性的,可以保障游行人员在做动作时,保持服装的本样不发生变形。”生产企业铜牛集团姜钊说。

        源头把关增加“验针”环节 

        国庆庆典,安保要求严格,如果服装中的拉链、扣子等配饰中存在金属材质,在通过安检仪时,很可能遭遇误报。而在一个方阵中,同款式、同类型的服装总数很多,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势必将使得游行群众在入场安检时遭遇大麻烦。为此,北京时尚控股在组织生产过程中,从原料源头把关,确保所使用的面料和配饰的材质绝对安全,尽量避免使用金属制品,并全部进行消磁处理。在每批产品生产完毕时,厂家先要进行自检,以高灵敏度的安检设备对服装进行严格检查,将隐患在生产环节排除。

        “这个环节在制衣行业内有个专有名词,叫做‘验针’,一般都是在生产中高档服装才有的,为的是防止生产时机器上的缝衣针断掉后,埋在衣服里造成伤害。这次所有的群众游行服装,我们都要求专门增加这个步骤。”赵宏晔说。

        不计成本完成任务

        “今年群众游行方阵服装不仅款式多了很多,尺码范围也扩大了许多。”赵宏晔说,今年游行人员更多地是自愿报名,个体差异非常大,以鞋子为例,尺码从36码直至47码,每一种尺码都得生产,使得生产组织难度提升了许多。

        从4月至7月中旬,服装的设计、样衣多次调整,直至7月底才最终确定全部款式,开始进入制衣阶段。一些制式服装是现场量体,生产出的服装发到各个方阵时,也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经历了炎热夏季的辛苦排练,很多游行群众变瘦了;在部分合唱单位,却又出现了一些队员长高长胖的情况,衣服穿不进去了。

        发现问题后,北京时尚控股第一时间组织生产企业火速派遣专人来京指导,帮助方阵调换衣服,对不合适的进行修改;修改数量多的,直接打包运回企业,重新调整后再空运发回北京;修改数量少的,企业技术人员在北京本地企业的支持下,利用北京企业的设备,直接改好送去。

        细节设计精益求精

        此次服装生产任务重,各个生产企业都坚持精益求精、细节为王、追求完美的工作态度。针对在平日训练中鞋子容易被踩掉和白色鞋面易脏的问题,北京时尚控股积极与鞋厂沟通,动了一番心思,最后将鞋子款式设计成当下流行的袜式,并在鞋子表面增加了一层具有微清洁功能的涂层。“这样鞋子用湿巾或是抹布轻轻一擦便干净了。”赵宏晔说。

        “在科技工作者的方队,他们的游行服装是连体裤,考虑到方便穿着人员上厕所,需要在腰部增加拉链,但是拉链加到腰部之后,虽然上厕所方便了,但是鼓出的部分影响到了服装的整体美观。”姜钊说,最后通过在大腿至裆部位置增加拉链设计,既不影响服装的整体美观,还解决了穿着人员上厕所的问题。“还有我们制作的消防队员穿着的服装,那可不是神似的仿制,而是真的使用了专用的复合材料,增加了面料防火等功能的工艺。”

  • “普天同庆”花坛7小时亮相广场

        10月2日清晨,以“普天同庆”为主题的中心花坛亮相天安门广场。花坛以花果篮为主造型,寓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辉煌成就,表达了全国各族人民对祖国的祝福。

        今年的天安门广场主体花坛延续了群众喜闻乐见的花果篮的造型,以红色和黄色为主色调,花坛顶高18米,篮体高16米,篮盘直径12米,花坛底部直径45米。篮内摆放富有吉祥寓意的桃子、石榴、柿子、苹果等果实,以及牡丹、玉兰、月季、兰花等花卉,体现“百花齐放、百果飘香”,寓意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以来,党和国家在各个领域取得的辉煌成就硕果累累。花篮上共使用了260枝仿真花(叶);其中牡丹、月季、荷花等花卉有10种,共130支;填充花材和叶材共130束;另有桃子、石榴、葡萄等水果6种,共166个果实。底部花坛采用飘带图案,与广场两侧气势恢宏的“红飘带”相呼应,寓意全国各族人民祝福祖国繁荣富强。

        此次天安门广场“普天同庆”中心花坛的组装,在工期、工艺和施工组织方面都与往年有所不同。按照国庆活动的总体部署,花篮组装工作在10月1日晚庆祝活动之后进场,10月2日凌晨广场升旗前完成,总共只用了7个小时。与往年约10天的工期相比,各方面都面临新的挑战。为确保10月2日一早中心花坛呈现在全国人民面前,各专业技术人员进行了反复的研究、试验、测算、不断改进施工流程,将每项工序精确到了分钟。最终确定了中心花坛“花篮分两大部分,就近插花、当天组装,底部花坛模块化组装”的施工方案,大大缩短了现场施工时间,确保了10月2日凌晨广场中心花坛完美亮相。

        大型仿真花的制作和应用是天安门广场中心花坛的特色之一,技术人员在工艺上不断探索创新,今年的仿真花制作又有了新的看点。在制作花篮中的月季时,首次尝试运用PU工艺铸造的月季花瓣,提升了花瓣的仿真度;牡丹花蕊采用了苯板聚脲塑型和玻璃钢工艺,形态更加逼真;采用玻璃钢工艺塑造的荷花花芯,能看到黄绿色莲蓬,外层围绕一圈花蕊,莲蓬中的莲子位置凸凹变化,十分生动。底部花坛在运用模块化工艺的同时,自主改良了滴灌管,首次采用滴灌管包裹特制吸水材料,提高了滴灌的均匀性和精准性,解决了坡面花卉的灌溉难题。为达到白天看花夜间观灯的景观效果,花篮、花与果呈现不同的灯光变化,更新了56盏照明灯具,使整个花坛的夜景效果更加绚丽。

  • 24个模块拼出大花坛

        10月2日,天安门广场上迎来如织的人流,大家的镜头都对准了广场中心的主花坛。

        10月1日晚23时40分,北京城建园林绿化集团北京市花木公司建设者进场开始安装位于广场北侧的大花坛。

        北京城建园林绿化集团北京市花木公司天安门广场主花坛项目经理商岩商岩从2004年便参与广场花坛制作,他说,70周年花坛的制作尤为困难。“对我们而言,花坛的组装时间是最大的难题,只有7个小时的时间,对团队是极大的考验。”商岩说。

        游客背对着花坛摆着各种姿势,他们身后的花坛托举的大花篮却是内藏乾坤。

        为了确保7个小时安装完成,施工人员将传统的现场摆花改为预种植,首先他们制作了24块如同切开的“披萨饼”的内高外低的三角型钢架,钢架设置种植槽,同时每个钢架分别安装滴灌系统和照明系统,花卉提前一周栽入种植槽。10月1日晚,钢架统一从基地运输至天安门广场进行拼装作业。“这样省去了工人现场摆花,极大提高了效率,而这种工艺我们在今年“五一”广场花卉布置时就提前使用过,这次用起来更加快速。”商岩说。

        提前种植的花卉长势如何控制在统一高度,避免高低参差不齐影响观感?商岩表示,对于红色的“一品红”要略高于黄菊和粉菊的要求,种植中技术人员使用了生长调节剂,来精确控制植物的生长高度,将“一品红”的高度控制在菊花以上5厘米的高度,确保整个花坛的立体效果。

        为了确保整个安装流程顺利无失误,城建集团的建设者进行了多次纸面推演,并详细各个流程的细节。9月10日,项目在位于西集的基地内进行了一次全要素的现场模拟安装。“所谓‘全要素’就是将现场安装的所有环节的材料、设备、工人全部按照实战进行模拟拼装,最终我们在7个小时完成了全部工作。”商岩说。

        这次天安门广场的花坛制作提前在正阳门进行了花篮的篮肚、篮盘的安装,10月1日晚23点,总重量120吨的花篮被运抵安装现场,同时所有材料、车辆、装备也一同抵达。

        通过之前的全要素演练,施工人员在现场进行了二次优化。商岩说:“我们这次使用了2台300吨吊重的履带吊车专门吊装花坛,同时使用了1台130吨的吊车用来吊装24个模块,原本需要吊装完成花坛后130吨吊车才能进场施工。全要素演练后我们优化了方案,将300吨吊车向天安门城楼方向移动了10米,这样130吨吊车可以提前进场作业,这样一来整个安装工作又提前了大约10分钟。”

        从纸面推演到全要素演练,再到现场拼装,施工人员用自己的智慧和辛劳实现了7个小时安装国庆花坛的历史最快记录。

  • 一轻定制丰盛“餐包”

        奶酪切面面包、黑胡椒鸡泥肠、义利威化、北冰洋纯净水、榨菜、餐巾纸……10月1日凌晨3点30分,北京一轻食品集团北京工厂负责国庆70周年活动保障的员工们开始在工厂内集合进行安检,凌晨6点,首批保障食品物资会从这里出发,陆续送往国庆联欢保障驻地。据北京一轻食品集团北京工厂厂长张旭升介绍,今年一轻食品集团共为国庆70周年联欢活动提供10余种品类,共计200多吨食品物资。

        一天最多做70000个“餐包”

        北京一轻食品集团本次主要负责国庆联欢活动三次演练和国庆当天活动人员的“餐包”供应。为了确保国庆食品保障顺利进行,刚进入5月份,北京一轻食品集团就结合上级部门要求,联合上级单位北京一轻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共同组成国庆食品安全供应保障领导小组,同时根据本次保障特点制定出“兵站保障”食品安全保障工作计划。“我们首先对所有员工进行筛选,经过政审、技术考察等一系列环节后,最终将政治过硬、技术过硬、责任心强的员工挑选出来参与本次保障。”张旭升说。本次一轻食品集团共出动400余人参加保障任务,其中仅生产线上职工就达200余人。

        进入面包生产车间,一股热浪夹杂着面包的小麦香味朝记者扑面而来。走近面包烤炉流水线,这里40多摄氏度的温度让人一刻都不想多待。而此时,身穿长衣长裤工服的生产人员一个个顾不上已被浸湿的衣衫,正在抓紧将一盘盘装有面团的模具放进烤炉。“我们最多一天制作了70000个“餐包”,生产工人连续16个小时不间断进行生产。”张旭升说。虽然在保障任务计划中仅有4次食品保障任务,但在实际保障中,由于有大批演练单位增加训练频次,所以自9月初开始,所有生产线上工作人员已全部停休,确保完成每天来自各单位的订单。

        “与以往保障不同,我们本次不再是只对接国庆总指挥部,而是要与国庆指挥部、新闻指挥中心、10个区县、15个外围点位以及志愿者团队的50多所高校一一对接,所以工作量非常大。”张旭升说。由于每次订单的数量不确定,经常需要紧急加订。为此,一轻食品集团增派3人专门处理订单计划,同时特别赶制四条分装传送设备;在组织生产抽调班次进行分装的同时,组织党员、科室人员加班加点分装。

        出厂食品需过X光机

        “这是我们最新购置的进口X光机和金属探测器,可以确保食物中哪怕掺杂了半个小米粒大小的异物都可以被检测出来。”北京一轻食品集团质量总监李春刚指着眼前最新购置的6台总价高达近百万的进口检测设备告诉记者。据了解,一轻食品集团北京工厂过去配有4台国产金属探测器,但由于稳定性和精准度等原因,已不能满足一轻食品集团自身对食品安全的提出的新要求,此次将原有金属探测器进行统一更新,同时为了检测非金属异物,还特别新增了X光检测器。“我们新购置的金属探测器首先从入口设计上不再是适合包装箱大小的,而是针对面包大小特别设计的;在精度上,可以检测出0.7至0.8毫米直径的金属物,相比以前有了大幅提高。”李春刚告诉记者。

        此外,为了确保本次食品安全,一轻食品集团还斥资百万引进法国肖邦吹泡仪、混合试验仪、破损淀粉测试仪等实验设备,同时每批食品从过去抽检变为全检。在本次保障中,一轻食品集团首先从食材源头增加检测项目,将面粉灰分指标、破损淀粉指标、粉质状态等多项非传统检测项目变为必检项目,同时内部提升食品国标检验标准,确保食品质量。

        百人运输队确保按时送达

        28辆运输车、1辆大客车、28名司机、80名搬运工,组成了一轻食品集团食品保障运输队。为了确保“餐包”准时运到指定地点按时发放,一轻食品集团经过竞标与三家物流公司签订了运输合同,并为每辆车配置了一名本公司员工。

        “我们这次配送的车辆,都是经过特别选择的,并不是随便什么车都可以进行运输。”张旭升告诉记者。在传统认知中,作为保障食品运输车肯定应该优先使用冷链运输车,从而保证食品面包、熟肉这类食品不变质。但张旭升说,面包这类产品最怕忽冷忽热。“一冷一热,首先会改变面包面粉的性质,影响口感,同时因为冷链车内温度与现在环境温度相差过大,极易造成包装内形成水汽,造成食物变质,所以我们这次要求全部使用普通封闭运输车。”张旭升解释说。此外,为了保证车辆在运输过程中安全,所有车辆均安装有GPS定位装置,实现全程监控,确保运输安全。

  • 临时调刊启事

        根据国庆保障报道需要,本报10月8日(星期二)调整临时出刊一期,10月9日(周三)不出刊。10月11日(周五)恢复正常出刊。

        特此告知。

        《首都建设报》社

        2019年10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