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李书鹏 土壤“解毒人”

来源: 首都建设报     2019年03月15日        版次: 06     作者: ■本报记者 谢峰

    在第三届“杰出工程师奖”颁奖典礼上,北京建工修复公司副总经理李书鹏接过了“杰出工程师青年奖”证书,成为这一奖项设立以来首位在环境修复技术领域获奖的工程师。

    自1995年起,李书鹏从市政工程到水务项目再到如今的土壤修复产业,被业内公认为国内最早一批从事土壤修复产业的专业工程师。他带领团队在设备自主研发、药剂研制以及大型复杂污染场地修复等方面探索出了一条土壤修复的“中国方案”。

    国外购书学习“解毒”技艺

    随着工业经济发展,土壤污染成为城市发展不得不解决的问题。石油、冶金、有机化工等产业发展带来的排放对土壤的侵蚀和毒害日益影响着环境健康。

    环境工程专业毕业的李书鹏来到北京建工集团,最初接触的只有水务和市政工程。2007年,北京建工集团提出发展环境修复产业,从事相关领域工作经验、又有大学专业背景的李书鹏和几名同事正式开始了土壤修复之路。

    当时国内没有任何关于土壤修复的资料,李书鹏通过网络到国外的专业平台购买文章进行阅读分析。“那时想学点土壤修复知识太难了,书都是托朋友到美国、荷兰等土壤修复产业发达的国家购买的,一本书就要1000多元。”李书鹏笑着说。

    土壤污染的毒性会因土质差异、污染物成分和浓度、污染时间、地下水迁移等不同情况产生变化,几乎没有一种方案是通用的。李书鹏从不同渠道搜集资料和专业书籍,自己再对知识进行总结提炼、分析归类。如今他的电脑中还保存着不同类型污染物和相应的修复工艺。

    与毒为伍练就“解毒”功夫

    无论是书本还是专业文章,理论的积累对李书鹏而言远远不够,只有“与毒为伍”才能练就“解毒”土壤的功夫。

    2010年冬天,北京某化工厂刚刚拆除完成,李书鹏和同事脚下踩着的是几十年积累的化工污染土地。当时对实操还没有丰富经验的李书鹏,带领团队在现场进行了大量的试验。他们为监测地下水污染,购买了一台专业的钻探取样设备,这个大家伙怎么用,李书鹏和团队却一头雾水。“我们当时把该装备国内的销售人员给请了过来,现场教我们怎么操作,学习对地下土壤的无扰动取样。”李书鹏说。

    项目的试验工作就花费400多万元,将试验区域地下污染物的成分、污染的空间分布、水文地质状况等全部搞清楚了。最终李书鹏和团队采用了原位修复技术,购买了国外进口的药剂,解决了污染问题。“当时看到进口药剂的价格我们就懵了,每吨6万元。我们要自己研发药剂,这个产业在国内大有前途。”李书鹏说。

    从设备到药剂,购买显然是最简单的方法,但绝不是最佳结果。从这时起,研发具有建工集团自主知识产权的土壤修复设备、专用药剂和修复工艺的想法便在李书鹏和团队成员头脑中形成。

    探索土壤修复的“中国方案”

    土壤修复产业相比工业制造,差异化可以说是该产业的最大特点。“同一种污染物即便在相同一个水文地质条件下,也会因浓度、修复标准、修复工期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处理方式,更不要说是不同国家的土地了。”李书鹏说。

    李书鹏说,中国的土壤修复经历了引进、消化、吸收和再创新的过程。他记得有一种进口的大直径土壤搅拌设备在中国就出现了水土不服的现象,而进口设备的零件损坏后绝大部分情况需要到生产国购买。设备采购周期长、价格高的问题严重制约了国内土壤修复产业的发展。

    于是,李书鹏带领团队开始了对国产化设备的研制。“国外的许多设备从原理到模式都没问题,我们要做的就是结合中国特点,加以完善和升级,探索土壤修复的‘中国方案'。”李书鹏说。

    比如,针对国内工业污染场地建筑垃圾较多、土壤修复后资源化利用途径有限的问题,李书鹏和团队依托国家863课题的支持,在大连某项目中研究土壤淋洗设备。他们通过高效解泥、螺旋擦洗、多级筛分、水力旋流等多个工艺单元组合,将土壤根据颗粒分级。他们将细微颗粒作为水泥厂生产原料,粗颗粒处理后作为建筑级配砂石,做到了土壤资源的有效利用。

    2016年底,建工修复公司获得国家发展与改革委的批准,成立了污染场地安全修复国家工程实验室。这使得李书鹏团队有了更大的创新平台。

    对于中国土壤修复的未来,李书鹏认为,修复设备和药剂产品是基础,但更多地需要修复专业人才聚焦精准修复,实施精细策划。尤其是设备的系统应用,不再是单一的化学氧化还原、热脱附等单一技术或设备,而是多种工艺的集成应用。

    广州某项目便是李书鹏和团队围绕钢铁厂复杂污染场地进行修复的典型案例。项目集成了筛分破碎、土壤淋洗、异位热脱附、重金属稳定化等工艺。经过两年时间,李书鹏团队让一个被多种有机物和重金属污染的废弃的土地重新焕发了生机。

    ■企业/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