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铁路桥下打冰人

        2月初雪降下,北京气温跌至冰点以下。每年12月末至次年2月,一群桥隧工身穿铁路工服、外罩橙色救生衣,他们是门头沟落坡岭水库冰面上的常客。数十年来,他们在滴水成冰的季节里打破威胁着铁路安全的坚冰,守护着丰沙铁路线。今年,铁路科技飞速发展,人工打冰将走入了历史,打冰人表示站好最后一班岗。

        自制“打冰神器”

        冰上不再难行

        冬天的落坡岭水库格外冷,1月平均气温在零下10度左右。水库四周群山环绕,又对着风口,山谷间的寒风几分钟就能吹得人几近麻木。水库的冰层冻得厚厚的,当厚度达到15厘米时,也意味着打冰工作可以开始了。

        打冰不是什么轻松差事,更没有专门的工具。全国铁路涉及到的打冰所用工具,几乎都是桥隧工自己摸索出来的。乍看简陋无比的“打冰神器”,实用性和安全性却很强,伴随着他们度过一次又一次的结冰期,让冰面不再难行。

        “带上家伙事儿,咱们出发!”早上7点半左右,门头沟桥梁维修工区副工长樊青俊如往常一般吆喝其他工友,他们穿上冰面防滑的“脚齿”,也就是利用绳子把锯齿绑在鞋上,增加冰面摩擦力。此外,他们还需要带上打冰的长柄木锤和捞冰的抄子。

        不许“野蛮生长”

        围桥墩打圆环

        丰沙线行驶29对客运列车。大概5到8分钟,伴随着鸣笛声而来的火车匆匆驶过丰沙线落坡岭水库铁道桥。铁道桥17个巨大墩柱周围冻住的厚厚冰层会带来推挤的压力,“如果不把墩柱圆圈周围的冰层打碎打散保证活水流动,结出的冰层会给墩柱造成巨大压力,威胁线路行车安全。”樊青俊说,即将退休的他和工友们守护着丰沙线落坡岭水库铁道桥,打了十几个冬天的冰,也迎来了最后一个打冰任务。

        “最冷时,冰面一夜可以冻到70厘米的厚度。20多斤重的锤子砸下去,冰面上只留个白点儿。”樊青俊和工友不允许冰“野蛮生长”到这种厚度,在最冷天气里,他们往来冰面数回,一次一次把桥墩周围冰层打碎。按照作业要求,工人们需要围着桥墩打出一圈1米宽的圆环,圆环内必须是“活水圈”,破冰之后还要把水里的碎冰捞出来,防止形成二次冰冻层。长长的木锤与冰面每一次碰撞都溅起无数冰粒,“打在脸上像刀子一样,眼睛都不敢睁太大。”樊青俊说。

        记者了解到,每个桥墩的打冰工作可持续半个小时,每一次打冰和捞冰都是力气活,即便是滴水成冰的严寒天气,工作仅20分钟他们就已经出了一身汗,掀开帽子的瞬间蒸腾出朦胧的雾气。

        “破冰尖”出世

        人工打冰谢幕

        樊青俊和工友们做“打冰人”数十年,工作单调却十分重要。

        2018年冬天,由北京西工务段与石家庄铁道大学共同研发的除冰神器“破冰尖”出世。丰沙线落坡岭水库铁道桥的8个墩柱安上“神器”,人工打冰时代也宣告结束。

        “破冰尖”研发者之一的北京西工务段副段长邢建鑫说,“破冰尖”采用力学原理科学解决铁路墩柱周边结冰问题。“破冰尖”形似破冰船的头部,尖而硬的三角形被紧紧箍在桥墩之上,顶端对着水流的方向既可以减少水流结冰,也减少了墩柱周围的压力。“我们在对比实验后发现,未安装破冰尖的墩柱周边压力系数为0.9,安装后的墩柱压力系数为0.6。”邢建鑫说,当压力系数降至0.6后,冰层将不会对墩柱造成任何威胁,这也意味着安装“破冰尖”后的墩柱将不用再进行人工打冰作业。因为“破冰尖”除冰效果显著,北京西工务段决定今年下半年对剩余的9个墩柱采取安装作业。

        对于樊青俊和工友们来说,打冰技术含量不高,但却是保证铁路安全不可缺少的工作。“坚持了这么多年,这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进行打冰工作了。”樊青俊说,那就站好最后一班岗,为打冰工作画上圆满句号。

        ■本版摄影 记者 董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