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羊肉饺子是家的味道

来源: 首都建设报     2019年02月11日        版次: 03     作者: ■本报记者 郭雨

    小的时候,总被大人们教各种规矩。“饭桌上,长辈不动筷子,晚辈就不能先吃”就是众多规矩之一。其实这在平常还好,逢年过节就很难熬了。

    我家在内蒙古乌海,记忆中,每到春节这天,长辈们早早的便开始忙着张罗,我和堂姐偶尔会趁他们背过身去时,悄悄伸出小手,迅速把手中的食物放到嘴里。这个过程,更多的体验不在“吃”,而在“偷”。那种小诡计得逞的快感,脸上还不能表现,而眼睛里闪着的“贼光”却已告诉大人这些小动作。其实长辈们早就看在眼里,但他们愿意包容偶尔的小调皮。

    年三十晚上,饭菜还没有正式上桌前,大人们还都在厨房里忙碌着,厨房里自然没有多余的空间给孩子们。这时候,我和堂姐端着碗就会赖在门边或厨房的角落,等有可吃的半成品出锅时,凑过去先尝一口。

    有刚炸好的丸子、煮好的青菜、刚起锅还冒着热气的油炸糕,还有少不了的排骨炖酸菜。把这些食物递给我时,妈妈脸上总是带着笑。而比妈妈的眼神还要让人满足的,是那些半成品刚放到我手上时,就像刚刚完成变身的灰姑娘,简直美味到灵魂深处,超过饭桌上的成品佳肴。在我幼小的心中,那是厨房外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美味,是我和妈妈的秘密,也只有在厨房里的我才能得到的特殊“礼遇”。

    年三十,我们家也总是一大家子人。不管身在何处的亲人,这一天总不会缺席。团团围坐在桌前,吃过一大家子忙碌了一天才完成的年夜饭后,家人会凑在一起打麻将,到了12点左右,奶奶就会去厨房准备宵夜。她拿出一包面粉,倒进大铁盆,加水,反复揉捏几次,白色的面粉就变成一个个圆圆的、平整光滑的白丸子,压扁后拿擀面杖滚一滚,就变成了饺子皮。羊肉胡萝卜馅是我们这里的特色,将饺子馅放入皮里,先捏中间,再捏两边,一个个饺子就成型了。而我们在一旁,眼巴巴看着,等饺子下锅。但饺子这时还不算完成。下锅前,奶奶会将一毛钱的钢镚洗干净后和饺子馅一起放入皮里包。奶奶说谁吃到了带有钱币的饺子,来年就会财源滚滚。

    每年三十晚上的宵夜,代表着年三十这一天的结束。吃过饺子,醒来后,就可以穿上新衣去拜年……这个传统在我们家,已经有20多年了。“年是老人和孩子过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现在,奶奶走了,妈妈便成了那个揉面团的人。每个人心里的年味也一直都在,这是伴随我们一家永远的“年味”。■郭雨/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