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雪落无声

来源: 首都建设报     2018年12月07日        版次: 07     作者: ■米丽宏

    冬天,万物枯寂,时空也好似凝滞了。但一落雪,就不同,层层叠叠的雪花,无穷无尽落下来,盘活了世界。

    一片一片的雪,敲开晴耕雨读、围坐小火炉的老时光。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场下在唐朝的大雪,扯天扯地,覆盖了世界。山山负雪,路路皆白,鸟不飞,人不行。然而苍茫清冷的江边,一钓者披蓑戴笠,执一根钓竿悠然垂钓。

    有人说,冰天雪地,哪里有鱼可钓?我想,有没有鱼不重要,江上纵可钓鱼,此翁志岂在鱼?江上纵可钓雪,此翁志岂在雪?柳宗元所写高旷寥落的雪世界,是佛家的空茫静远,清高执着的钓者,是儒家守贞坚持的写照。

    崇祯五年的冬天,也有一场大雪。雪中,张岱去杭州西湖的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一痕、一点、一芥、两三粒,字里行间是时空的浩渺无极。宇宙如此空旷,天地如此清寒,而人如此渺小。小舟徐徐行进在湖面,雪天雪地里,渐行渐远。

    之后不久,大明朝如雪崩般坍塌。雪中西湖,只在记忆里留下一点小温暖。

    南方的雪细密晶莹,北地的雪雄奇磅礴。燕山雪花大如席,铺天盖地,宛然胡毡。李白诗中的燕山雪,扯一片来,都能做成盖梦的被子。

    把北地之雪翻出瑰丽、浪漫的壮美气派,是岑参,他笔下的雪,有香有色有暖有春意:“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夜之间,玉树琼枝,银装素裹,奇寒的胡地呈现出妩媚的江南春色。

    雪落无声,落在纸上为好诗,落在心上成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