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乡村雪趣

来源: 首都建设报     2018年12月07日        版次: 07     作者: ■王国梁

    真怀念故乡的雪。一场大雪过后,整个乡村便进入了一个童话世界,妙趣横生。

    冬夜漫漫,人们的梦也是长长的。那时候没有天气预报,雪的到来完全是从天而降的惊喜。在某一个有梦的冬夜,雪蹑手蹑脚地来了,它们好像生怕惊扰了人们的美梦,也怕惊扰了酣眠的村庄,所以屏住了声息,没有丝毫的声响。雪就像一群长着轻盈翅膀的精灵,悄悄飞来,静静地落满世界。

    早晨醒来,推门一看,竟是大雪盈门!那种惊喜我多年不曾体会过了,就像是忽然之间,梦中的情境变成了现实。顷刻间,乡村醒来了,人们大声欢呼着:“下雪啦!下雪啦!”

    雪铺了厚厚的一层,屋顶、树枝、矮墙、草垛、鸡棚、院子,全都是白的。洁白的雪,让世界变得粉妆玉砌一般剔透。父亲总是早早去扫房顶的雪,我也蹬着梯子攀到房顶。居高临下看雪后的景色,别是一番壮美。田野里白茫茫一片,雪地上还没有留下足音,光洁得如同玉石铺成。遥望远处的群山,全都成了白色的,白雪覆盖,掩盖了群山的棱角,山的曲线因此变得和缓有致,像个丰腴的美人儿。我忍不住大声朗诵起来:“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人在开心的时候总是情难自禁,总觉得不抒个情不足以表达此刻的心情。父亲文化不高,但毛主席诗词背得滚瓜烂熟,他也像我一样,背起了《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我不时纠正父亲那蹩脚的普通话发音。我们一边扫雪,一边背诗,不亦乐乎!

    雪,带来无限欢欣。有动听的歌声从某个方向传来:“我爱你,塞北的雪……”村庄里的人们平素不发一言,但一场雪足以让他们展现热情与才情。

    孩子们欢腾起来,朝着隔壁邻居家大喊:“出来玩啊!去堆雪人!”一会儿,街头、胡同口聚集了一群孩子,一起堆雪人,很快堆起一个高高大大的雪人。东家的小三飞快地跑回家,拿了一只胡萝卜当雪人的鼻子。西家的山子也跑到家里,拿了两只煤球当雪人的眼睛。一番打扮,雪人活灵活现,笑眯眯地看着这些欢快的孩子。

    大家玩得正开心,不知谁的后背遭到一只雪球的“袭击”。他叫了一声,低头团起一只雪球,然后跃跃欲试,寻找目标。大家赶紧跑开,一场雪仗开始了……

    真想念故乡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