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身边的变化》征文

        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首都建设报》将举办系列征文、征稿活动,反映改革开放对社会经济以及人们生活的影响,彰显国企发展成就,描绘职工美好生活。

        征文要求围绕自身经历,写身边人、身边事,以小见大,通过一个个微观故事,反映改革开放的宏大主题。千字为宜,可配照片,文笔顺畅。

        征稿内容为书画摄影作品,讴歌改革开放,展示企业新貌,描绘大好河山。

        征文征稿时间:2018年7月-11月,投稿注明作者单位、邮编和地址。

        投稿邮箱:576978622@qq.com。

        优秀作品将在《首都建设报》艺苑刊发。

  • 把镜头对准生活

        1979年,是我国改革开放的第二年。得益于落实政策,我从偏远的农村老家,河北省冀县的一个村庄,回到了我的出生地北京。这一年,我刚满18周岁。

        198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慕名来到住宅三公司,当了一名建筑工人。在建筑工地,我看一切都是新奇的,一种强烈的表达欲在心中荡漾。1986年,在喜欢摄影的工友鼓动下,我省吃俭用,购买了第一台国产照相机——海鸥DF。

        相机拿到手,我欣喜万分,一时竟找不到快门在哪儿。从此以后,一有业余时间,我便拿着相机外出拍摄,除了风光,最喜欢的是将镜头对准生活中的芸芸众生。

        1990年,我拍摄的反映农民工进入北京城市的照片《从农村到城市》被一本杂志采用,并被评为摄影大赛二等奖。

        因为喜欢摄影,1994年,我被调到住三公司党委宣传部,从事新闻宣传。当时宣传部还没有配备照相机,我便用自己的相机拍摄并发表了大量企业新闻照片。摄影让我越来越着迷,几乎把大部分业余时间都用在了摄影上。

        看了很多摄影展览,读了大量摄影书籍,穿胡同、逛公园,寻觅拍摄灵感。这期间,我也曾有过孤独,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这样做值得吗?有意义吗?”然而,对摄影的痴迷,使我一直坚持了下来。

        记得2004年6月的一个星期天,北京天鸿宝业房地产有限公司在曙光花园举办“醉美观澜”大型摄影文化活动,并邀请了3名女模特协助拍摄,云集现场的摄影师都把镜头对准了模特。正在这时,社区一名清洁女工进入了我的视线,她手拿扫帚,用羡慕的眼光打量着室内的模特。强烈的反差告诉我,这是个难得的瞬间,我迅速调整相机焦距,果断地按下了快门。

        这个瞬间也就持续了几秒钟,模特的时尚与清洁工的简朴,形成鲜明对比,展现了当时社会生活的一个断面。清洁女工的眼神和她头上艳丽的发卡,展现出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在国家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由于人们所处的生存环境不同,也就导致了人们追求美的内容、方式、结果不尽相同。虽然同为女性,而且距离很近,但这一内一外,却使她们拉开了距离。

        在这普通场景的背后,有很多人间故事。画面中间玻璃窗上反射出众多拍摄者的身影,交代了当时特定的拍摄环境。

        我给这幅摄影作品取名叫《生活近距离》,在大众摄影举办的“时尚中国”全国纪实摄影大赛中荣获金奖。摄影家刘雷评价说:“这幅作品表现出一种生活的常态,表现出作者对社会生活观察的敏感。这幅作品会让不同层面的读者和观众产生不同的思考。”

        2007年,《生活近距离》被全国总工会推荐参加全国第14届群英奖评选,2008年被收录在半个世纪中国百姓生活图志《我们的生活记忆》画册。

        通过这幅摄影作品,我更加深刻地体会到,摄影作品要直面生活,反映时代,只要置身于生活用心拍摄,就能拍出好的作品来。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奥运场馆建设如火如荼,一个个即将掀去“盖头”的奥运建筑,越来越吸引世人的目光。在这千载难逢的机遇面前,我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建设者奋战奥运工程的历史瞬间。2006年5月的一个星期天,我和几位影友相约来到鸟巢,围着工地转了一圈,被现场恢弘的气势所震撼。建筑拔地而起,外围的钢结构粗犷有力,数百名建设者来回穿梭忙碌。面对浩瀚工地,怎样才能表现出建设者的精神风貌?正在思考的时候,4名建筑工人拉着一车钢筋走了过来,他们豪迈的气势感染并吸引了我,我迅速调整角度,以鸟巢钢结构主体为背景,用广角镜头抓取他们奋力向前的身姿,展现了当代建筑工人昂扬奋发的精神面貌。

        后来,这幅摄影作品被北京市职工摄影专业委员会评为摄影比赛一等奖。2013年,我被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总工会等7家单位联合命名为北京市职工艺术家。

        2015年5月,我从祖国的最东端东极抚远出境,进入俄罗斯远东第一大城市哈巴洛夫斯克,进行为期3天的摄影创作。在哈巴洛夫斯克“二战”纪念广场,拍摄了两名小姑娘为纪念碑献花的镜头。

        2015年9月份,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由中国日报社、俄罗斯报社、中国文联出版社、北京俄罗斯文化中心联合主办的《百名摄影师聚焦俄罗斯》画册首发式在北京举行,我的这幅作品入选其中。

        自1986年拿起相机至今的30多年间,摄影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我将继续用相机聚焦美好生活,永不止步。

        (作者单位:北京住总第三开发建设有限公司)

  • 再见 京张

        碧空如洗,一望无际。

        望着层峦叠嶂中崭露头角的南口隧道,思绪纷飞,感触良多。

        从2016年3月26日第一次到京张高铁南口桥隧现场,到如今离开。两年的时间里,挫折多,成长更多。

        马池口驻地的长明灯,居庸叠翠景区里的南口隧道,高频高规的各级检查,标准严苛的各种限制,莫名其妙的各类罚单……单就二标征拆来说,完全可以出一本殿堂级百科全书。

        在这里,有个哥们儿一家三口分居三地,有个姐们儿独自带娃从城里搬到了工地,有的两口子同在项目部却一天见不到一面。诸如生娃回不了家,老人病重不能照顾,更是日常。有人和家里视频的时候,娃要摔了手机把爸爸从屏幕里拽出来。也有人深夜到家刚进卧室,就飞过来一个抱枕:“客厅睡去,不要打扰孩子正常休息!”

        面对这一切,参建者们默默坚守,无悔付出。京张犹如机械巨龙,轰鸣运转,昼夜前行。每个参建者都是一个个零件,立足岗位,倾尽全力。在这里,我们曾在日出水量1.7余方的“水帘洞里”挥汗如雨,在夜里不能爆破的前提下完成了掌子面月进尺197米的壮举。

        奋斗是艰辛的,没有艰辛就不是真正的奋斗。在艰苦奋斗中磨砺意志,坚定信念,强大自身,吾辈之所愿也。

        平日,见惯战友离去;此刻,我挥手远行。待到开通之日,再见京张,举杯同庆!

        (作者单位:中铁六局北京铁建公司)

  • 心境

        儿时的我,便开始了学琴生涯。从最初的持琴握弓,到后来的日益熟练,从当初的一个爱好,到考入中央音乐学院,进入专业的音乐殿堂学习深造。一幕幕练琴的过往犹如白驹过隙,转眼已23年有余。

        曾经,有人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你练了这么久的小提琴,对音乐是如何理解的?”

        我与他分享了这样一句话:“语言的尽头是音乐(的开始)。”这句话源于我在选择大学毕业独奏音乐会曲目、深入了解了莫扎特写给母亲的奏鸣曲时,从书中学习到的。

        朋友又问:“那,音乐的尽头又是什么?”

        我沉思许久,只回了一个字:“心。”

        的确,心,亦是灵魂。

        小提琴教育家林耀基说:“想把琴拉好,就要有冷静的头脑,火热的心,两者缺一不可。”

        这是一句富有哲理和辩证思维的话。从我听到这句话,到真正用心体会这句话的涵义时,才发现唯有心正心静心诚,把自己放心地交付于自己,突发灵感,带入曲作者的心情,带入自己的心境,才是真正准备好了。登上舞台,演奏出属于自己的华丽篇章。

        时间不会停止,美好的时光亦是短暂。掌声停止,观众离场,聚光灯熄灭,帷幕落下。走下舞台的自己,其实并不孤单,因为生活,是一个更广阔的大舞台。

        闲暇时,我喜欢拖一把小木凳,慵懒地坐在窗边。伴随着檀香萦绕,一人、一书、一茶,就这样过了一天。喜欢周末早晨,在慵懒的阳光下,拿出新鲜的食材,在厨房上演锅碗瓢盆重奏曲。喜欢在小雨中,看剔透晶莹的水珠凝聚在绿叶之上,阵阵微风吹过,荡起涟漪。直至绿叶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厚重,汇聚成滴顺着叶片落下,藏入泥土中。待到天晴放暖,蒸腾起的泥土芬芳,沁人心脾。喜欢奔跑在沙滩上,喜欢在草坪上席地而坐……

        心境是心静。生活需要我们静下心来去思考,用心去感悟。一草一木间,便是一个世界。品茶论道的时光,同样是一种文化的沉淀。

        如果有一天,跨过重重障碍,看到了内心那个小小的自己,你会对那个自己说些什么?

        (作者单位:北京环卫集团固废物流公司)

  • 有付出就有收获

        终于静下心来,把一篇2000多字的稿件改完。说实话,与其改稿,我更愿意自己写稿,因为修改一篇稿件远比写一篇稿件来得困难。

        努力把这一周的工作干完,而不是拖到下一周,自己心里很踏实。即便没有“日清日高”的能力,但努力做到日事日毕,是一个人对待工作的最基本要求。

        每次进出单位食堂,总要看一看食堂门外的葡萄架。两个月前,上面就已经缀了不少的葡萄串,虽然只是翠绿和小巧玲珑,但从那枝繁叶茂中,还是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它未来丰硕的果实。只是这绿色变成紫色的过程,真的极其缓慢。种植的师傅说至少还要一个半月,除了等待,别无他法。

        话说回来,虽然缓慢,但自然成熟的东西,往往吸足了自然的光和养分,味道也自然不错。就像同事给我们分享的大黄杏,一掰两半的一瞬间,一股杏味扑鼻而来。咬一口,无论是甜还是酸甜,味道都非常纯正,便知道是自然长熟的了。所以说任何事物,不要光看表面,更要看内在。人亦如此,不要听他说什么,而要看他做什么;不要看他的外表,而要感受他的心灵。

        晚上回家,把储存的红酒瓶搬出来,准备再逐一清洗一遍。毕竟,葡萄已然挂枝,酿酒的日子为期不远了。

        虽然近乎滴酒不沾,但每到葡萄收获的季节,自己动手,酿上十几瓶不添加任何东西的纯纯的红葡萄酒,是我的一大爱好。每年巨峰上市、天气又特别热的日子,一大早到市场上转悠,瞅准了新鲜的葡萄买几十斤回家,经过清洗、晾晒等一番折腾之后,就可以用自己的方法酿酒了。断断续续地,已酿了好几年,更多的是享受酿造过程的乐趣和冬日里小品一口的陶醉,当然还有与友人分享的情调。

        记得第一年酿酒后的那个冬天,父亲在北京过年,倒了一小杯自酿的红酒请他品尝。父亲呡了一口,说:“挺香,有一种酒的味道。”滴酒不沾的父亲尝出了酒的味道,鼓励了我继续酿酒的信心。于是,年复一年,把酿酒当成了每年盛夏的一项固定内容。酿出十几斤酒,封存好,到了冬天拿出来与朋友品尝分享,别有一种快乐和幸福。

        有付出,就一定有收获。

        (作者单位:北京市政路桥)

  • 短暂的旅途

        有大半年没有回家了,好不容易盼到放假,便收拾行囊急匆匆赶往车站。

        没有买到高铁票,只买到了一张普通火车票,登上了这趟开往家乡的绿皮车。

        许久没坐过绿皮车了,上车坐下后,开始打量着周围环境。坐在旁边的是一位老奶奶,带着她的小孙女,看上去也就五六岁的样子。对面是一对中年夫妻,女士将头枕在男士的肩膀上午睡。或许因为旅途疲劳,大家都特别安静。

        火车快速前行,我无聊地看着沿途掠过的风景。

        “奶奶!奶奶!我饿了。”女孩放下手中的布娃娃,不停摇晃着奶奶的腿,稚气的童声很清脆。

        “那咱吃这个好不好?”奶奶从小桌上的包里拿出一袋沙琪玛。

        “嗯嗯,就吃这个。”女孩接过沙琪玛慢慢打开包装,并没有吃,而是递到我面前说:“哥哥,给你吃。”

        “好孩子,跟哥哥一起吃吧。”奶奶一脸和蔼地看着小孙女。

        “谢谢小妹妹,我不吃,你快吃吧。”我微笑着,赶忙从自己随行的背包中拿出一包开心果与她分享。她瞅了一眼奶奶,在奶奶鼓励的眼光下,从我手中接过了过去。女孩可爱的神态让我感到了一种久违的温馨,这一小小的举动让我原本浮躁的心也变得安定下来。

        交谈中得知,她们是从兰州过来,到东北儿子家探亲,已经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一路上小女孩竟没有吵闹,特别乖巧。坐在对面的中年夫妇虽然不是很爱说话,看我们的眼神也是柔和的。中年男士还时不时地把地上掉落的垃圾捡拾起来,放到小桌上的托盘里。

        “旅客朋友们,列车前方到站唐山站,有下车的旅客请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物品准备下车。”不知不觉,5个多小时的短暂旅途就要结束了。起身背起背包,心中蓦然升起了一股难舍的情愫,我回头向老奶奶和小女孩以及那对中年夫妻挥手告别。

        走出车站,天已经黑了,但此时的我不再急躁,安静地看着灯火辉煌、人来车往,安静地享受这夜色。很庆幸这次普通的绿皮车之旅,让我领略到了平淡之美。

        (作者单位:中建二局投资公司路桥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