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善善从长

        母亲在旗,她小的时候住在南苑一套大宅子,团河还有不少地,据说是当年祖辈圈下来的。当然,现在早已成过眼云烟了。即便如此,每当母亲讲起住在南苑时的童年往事,目光总是愈发明亮,声音也愈发温柔。那段时光,应该是她心中幸福难忘的过往。

        上交了私产的母亲一家,在东三里河找了房子住下。姥爷求子,顺序又有了我二姨、三姨、小舅舅。此后,母亲稳稳地坐上了大姐的宝座,尽职尽责地帮助父母抚养弟弟妹妹。

        三年自然灾害初期,粮食储备不足,饿肚子的情况也蔓延到了母亲家。为了让弟弟妹妹尽可能多吃一些,年仅10岁的母亲总谎称已经吃饱了。长期的饥饿导致了疾病,最终被姥爷送进了医院。从那时候起,母亲辛劳的岁月延续至今。

        父母做工,养家糊口,作为长女,母亲把家中事务担当了起来。然而,随着弟弟妹妹的成长,日常开销愈发地捉襟见肘,作为家中大姐,她毅然退学,不仅为了省下2块5毛钱的学费,更是为了做工赚钱贴补家用。听姥爷讲,母亲在学校是个用功好学的学生,虽然退学,但在家中一直坚持自学。姥爷从小上私塾,传统文化扎实,且写得一手好字,经常在家辅导她。也是从那时起,她读了很多经典名著,只可惜,一股红色浪潮,把家中藏书席卷一空。一个弱小的身体,一位金钗豆蔻善良的小女孩,就这样早早地与父母一起肩扛担挑起了生计。

        时光荏苒。那一年,20出头的母亲经人介绍,结识了父亲。随后不久,他们组建了家庭。说来,这个媒人与父亲家还有渊源。这是父亲去世后,对方来家中探望时讲起的,父母始终没对我谈及过这段往事。

        当年,爷爷奶奶都是教书先生,住在大帽胡同一处四合院。这处住所,是爷爷在孙中山先生等人创办的中国大学任教时得到的。那位媒人的母亲生有三个子女,媒人行三,其母姓魏,和我奶奶同校为师。魏老师的丈夫是中统特务,时局下,离散妻儿去了台湾。魏老师一家流离失所,由奢入俭,日子一下子艰难了。奶奶见此情形和爷爷商定,家中北房留出两间,作为魏老师一家四口的安身之所。那时候魏老师因为身份问题,工作不顺利,爷爷奶奶的收入全都用来养活这个大家庭了。魏老师后经熟人介绍,改嫁了一位憨厚淳朴的煤矿工人,离开了大帽胡同,离开了生活十多年的父亲家。

        爷爷是英文老师,奶奶是小学教员。二位老人光荣退休后,依然在家做义务教书匠,不少有志青年在他们的小课堂中精炼自己,努力实现理想。每当学生有喜讯传来,爷爷奶奶的脸上必会洋溢出灿烂的笑容。在他们的内心世界,学生的成长,即是自己的人生收获。

        父亲是学理工的,爱好广泛,聪明好学。业余时间会去什刹海做义务救生员,还被请到学校做兼职大队辅导员,同时还喜欢摄影、滑冰、手风琴……在他身上,我看到更多的是坚毅与认真。工作中的父亲认真严格,从图纸设计到做预算,以及亲手操作工艺,从不容忍丝毫差错,哪怕只是一个字写的不完美,他都会重新来过。

        记得有一次,他的腿意外受伤,但当时手头有个重要的设计需要完成,且要不断跑施工现场。父亲忍着伤痛在炎炎烈日下,靠一条腿吃力地蹬着永久自行车,天天去工作。后来单位领导从别人那儿听说了父亲的状况,又相当了解父亲对待工作的责任心,就每天派车接送他。直到工作结束,他才去医院检查,结果竟然是骨折。当时,母亲和我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父亲是凭借怎样的毅力忍住伤痛,且在尽量不麻烦别人也包括家人的情况下继续工作的?母亲最常叨唠父亲的一句话是:“你就不值得心疼!”其实,这句话真正的含义我们都懂。

        光阴似箭,该留的留不下。奶奶离世前的最后两句话是对母亲讲的:“你对我可真好呀!”“岚岚爱吃糖醋肉,记着常给她做。”话音刚落,奶奶永远离开了。那一年,我上小学二年级。又过了几年,爷爷也走了。他们离世前,都是母亲在身边陪伴。

        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父亲不会为我梳小辫儿,一早骑车带我去医院,找母亲给我梳好头,再把我送到学校上课。后来他们觉得麻烦,母亲把我拉到理发馆,连哄带骗剪掉了我珍爱的长发。至今,我还记得那一天,因为那一天的事,我哭了好几天。

        下班回来的父亲,总是珍惜傍晚时光,手里举着《参考消息》,喝着茉莉花茶。室内的光线很暗了,但他不会开灯。这是父亲最享受的氛围,他要开始拉手风琴了。母亲一个人在厨房做饭,我则抱着家猫嬉戏。

        每当,我想到家人们,他们的行止,即为我见识。一同生活中的点滴,即为滋养我的春雨。

        《大学》里说:“一家仁,一国兴仁;一家让,一国兴让;一人贪戾,一国作乱。”虽然这里的“家”是指古代国之统治者及其家族,但无论古人、今人,道理相通,因为一个人的言行举止总会对身边的人尤其是家人产生影响。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家可谓最小“国”,而“国”是千万家,渐渍而成的家风,重要性可见一斑。

        老话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从小到大,“不允许、必须做”的家规自然是少不了的,但令我感触深刻的却是来自长辈的身体力行、言传身教,以及润物细无声的家风教诲。家人以善良为种,把家庭的美德传与后代,即是后代之福。

        (作者单位:北京市电车公司供电所)

  • 快乐郊游

        周末,带孩子来到房山区张坊一条彩色路,这是由我们房山沥青厂生产的彩色沥青铺筑的。看着她欢快玩耍,心里生出一种别样的成就感。

        ■摄影 / 范立嘉(北京市政路桥建材集团房山沥青厂)

  • 我家的太阳花

        去年冬日的一个午后,暖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就像流淌的金色河流,温暖了正在忙碌的一家人。

        卧室里,母亲和我正翻箱倒柜地清理衣物,现场一片狼藉。5岁的女儿蹦蹦跳跳跑进来,一边蹦上床,一边调皮地跟我说:“妈妈,您陪我玩一会儿吧!”

        “宝贝,你看妈妈和姥姥正在收拾屋子呢,你先去和弟弟玩好吗?”

        女儿微微蹙了一下眉,然后又一本正经地回答:“好吧!”说着,一阵风似地跑到客厅去了。

        儿子出生在阳春三月,正处于牙牙学语期,每天咬手指头,小嘴也会时不时地嘟囔着,偶尔发出一串“babababa”的音,让我们全家高兴得合不拢嘴。女儿自从有了弟弟,俨然成了一个称职的大姐姐,每天上学前,都会像个小大人似的叮嘱一番:“弟弟,你要听姥姥的话,下午姐姐就回来啦!”有时还会给弟弟送上一个长长的吻。每当我们忙得无暇照顾时,女儿也会应我们的要求帮忙照顾弟弟。

        没有“小调皮”来捣乱,屋子很快就清理干净,焕然一新的感觉。我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终于收拾完了!”女儿闻声而至,笑着说:“妈妈,给你们点赞!”一边竖起了大拇指。一会,她又怯怯地走到我跟前,不好意思地说:“妈妈,我告诉您一件事。”

        “什么事啊,宝贝?”

        “刚才,弟弟咬小床的围栏,我怕弟弟把牙齿崩掉了,我就把我的手放在那里让他咬。”一股暖流瞬间涌到心头,我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一把搂过女儿,紧紧地拥到怀里。“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表达此刻的感动。也许,什么言语都是多余的,她就像一朵冬日盛放的太阳花,让人暖暖的,暖暖的……

        (作者单位:金隅生态岛公司)

  • 家有添乱妻

        妻乃一介园丁,业余经营小本生意,发挥特长,奉献社会,以图小康。

        妻叱咤讲坛卅年,可谓桃李满天下。涉足商界廿载,独具公关本领。“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敢拼敢闯,无论主业副业,均小有建树。

        常想起秋瑾:“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妻仿佛也错生了女儿身,除去做家务,处处不让须眉。

        平时妻在外面忙,很辛苦。回家工作一大堆,备课兼教务管理,批改作业,电话家访,计划总结,不一而足。还要整理账目,联系业务,与商家讨价还价摆八卦图。

        家里的家务基本上是我承包,买菜、做饭、洗碗、洗衣服、收拾房间,甚至做被子等简单的针线活儿,都是我的。我做家务,其中也有一些实际理由。妻做的菜的确难吃,加之妻胃口小,鸡餐猫食,而或油烟一薰,头晕脑胀,就更吃不下东西了,因此尽量由我做饭。其他家务也不仅仅是因为妻没有时间,而是我觉得人家在外面那么忙,回家再让人家那么辛苦,真的说不过去。所以,就约定俗成了这种格局。

        妻是个贤惠女人,且具侠义心肠。疼老公,那是自然的,我做家务时妻也经常帮帮忙,结果呢,越帮越忙。

        我擦地,妻帮着擦桌子,刚擦过的地被妻踩得脚印狼藉,乱七八糟,我还要重新擦一遍。

        我做饭,妻帮着收拾厨房,我刚准备好勾芡的水淀粉被妻当废水倒掉,眼看着菜成了锅贴。

        我刚说要洗衣服,妻帮着放水,不分内外大小颜色深浅一锅烩,白背心生生染成了星条旗。

        妻做事专注,心不二用,唯炊事例外。有时我将肉炖在火上,嘱其看管,十之八九汤尽肉干,十之六七肉糊在锅里,十之三四锅底被烧穿。

        妻自幼练乒乓球,动作敏捷,身手矫健,有时也坏事。比如妻刷碗,厨房内总一片交响,下次用餐许多碗碟就成了出土文物,左一道裂纹,右一处豁口。一次刷碗时,妻失手,碗掉在大理石台面上摔破,妻大义凛然单手救之,左手被碎瓷片划破,鲜血汩汩,大叫创可贴。我一看,伤口很深:“快,去医院,缝针!”妻汪然出涕曰:“啊?还要缝针?”

        我说:“那是必须的!”

        到医院缝三针,绷带厚厚一缠,别说洗碗,此后整整一星期,妻洗脸洗脚都得我帮忙。

        看来,格局不能打破,家务也有学问。做家务我与妻毫无默契,也只好自己动手了。

        (作者单位:北京邮政东城区分公司)

  • 无标题

  • 《家风》版征稿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

        家风纯正,雨润万物。良好家风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成长的营养剂。良好家风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微观体现,是推动社会文明进步的正能量。为了更好地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良好家风建设,首都建设报《家风》版面继续征稿,并特设以下栏目:

        《幸福家庭》,报道国企中的职工好家庭、五好家庭,讲述父慈子孝、婆媳和睦的家庭故事。要求内容真实,文笔通畅,配发照片。

        《亲情时刻》,通过亲情故事,反映家风建设。

        《育儿日记》,讲述培养孩子成长过程中的体会和心得。

        《家风书影》,刊登家风主题书法绘画作品,以及家人和睦共处的摄影作品。

        来稿注明作者单位以及邮编地址。投稿邮箱:57697862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