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新时代京津深度融合发展新路径探索

        在刚刚结束的2017京津合作示范区研讨会上,京津两市政府领导、专家学者以及首创集团负责人围绕“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唱响新时代京津‘双城记’”主题,共同探讨新时代京津深度融合发展新路径。新时代下,京津冀区域如何发挥中国经济新增长极作用?京津联动发展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主要引擎作用如何体现?京津合作示范区如何成为京津深度融合发展的新路径?在2017京津合作示范区研讨会上,政府机构负责人、专家学者以及企业负责人纷纷发表了各自的观点。

        洪继元(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

        北京市积极支持非首都功能疏解,在财税政策、投融资支持、社会保障、产业联动等方面提出了具体措施。下一步,北京市与天津市将共同推动京津合作示范区体制机制创新,在产业准入、创新创业、财税金融、人才流动及社会保障等方面开展先行先试。

        杨秀玲(北京市国资委副主任)

        京津“双城记”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头戏。下一步,我们将与天津方面一起共商共建,共同细化实施方案,确定重点任务,完善投资开发政策,全力支持首创集团开发建设好示范区,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提供示范和样本。

        余惊雷(天津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 

        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实施以来,天津市紧紧抓住发展的历史性窗口期,主动融入京津冀城市群建设,积极承接非首都功能,引进了一批总部企业、先进制造业等项目落地。目前,在各方的努力和支持下,京津合作示范区在土地确权、规划建设等各方面取得重大进展,深度融合发展格局基本形成。

        倪祥玉(天津市滨海高新区工委书记)

        京津双城的共享性非常强,将对区域发展格局产生重大影响。京津两市将进一步加强顶层设计和战略统筹,结合国家战略三个阶段伟大目标和地方实施方略,切实提升京津合作示范区的影响力。

        夏新(天津市宁河区区长) 

        京津合作示范区不仅是两市合作共赢的示范区,也是智慧城市和产业转型升级的先行区。宁河区政府围绕企业在人才、就业、科研、创新等方面的实际需求,制定一系列政策措施,支持入驻企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李爱庆(首创集团董事长) 

        首创集团将努力承担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的重任,在两市框架协议和未来科技城规划的基础上,将示范区建设成为京津冀协同创新的试点示范区、非首都功能疏解的重要承载地和智慧生态宜居的产城融合样板区。示范区将推动教育、医疗、科研等资源集聚,建设成为产城融合的标杆。

        未来,京津合作示范区将不仅打造以“旅游休闲度假”为先导,以“健康医疗、文化教育”为特色,以“环境技术、高技术服务业、高端商务商贸”为支撑的产业体系建设;而且还秉承智慧城市理念,建设网络化、感知化、智能化的城市基础设施,确保城市安全高效运营。此外,京津合作示范区遵循生态城市理念,打造景观生态示范基地,并推广使用可再生能源与清洁能源,实现开发利用与生态的可持续最优平衡。

        李松平(首创集团总经理)

        首创集团将在京津两市政府的领导支持下,重点围绕“战略定位要高、产业布局要新、服务功能要全、基础设施要强、生态环境要好”等五个方面,建设好京津合作示范区。

        李国平(北京大学首都发展研究院院长)

        京津“双城”协同发展,需要一定的空间支撑。作为北京的一块“飞地”,京津合作示范区将发挥重要作用。以北京朝阳区CBD为例,7平方公里创造了6000亿的产值,38平方公里的京津合作示范区如果能建设好,将对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巨大意义。

        祝尔娟(首都经贸大学教授、京津冀大数据研究中心主任)

        北京和天津的城镇化率都在80%以上,两市强强联合,合作领域非常广泛;除了服务业、制造业、科技业之外,在教育、医疗、物流、海港和空港等多个方面都可以有更深入的合作。京津合作示范区必将成为推动两市全面深化合作的一个创新点。

        李稻葵(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前,我国的工作重点是逐步找到解决发展不平衡的办法,尤其是在区域发展方面。京津冀一体化意味着约1亿人口将会有更加细致、精准的专业分工,意味着各种制度创新不断涌现。作为试点示范平台,京津合作示范区将会走出一条极具创新性的发展道路。不仅如此,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对京津冀地区的4个定位中,世界级城市群处于首要位置。

        作为天津城区-滨海新区重要的节点新城,京津合作示范区也将依托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的政策优势与京津两地政府的鼎力支持,在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的中心,打造一座产城融合、职住平衡的节点城市。

        按照规划,京津合作示范区将通过10至15年的建设,力争实现总投资2500亿元,吸引常住人口31万、就业人口18万,每年GDP达到750亿元以上,税收达到75亿元以上。

        不难想见,未来从北京城区-廊坊-武清-天津城区-滨海新区将形成一个连绵的都市带,先进服务业、高端制造业和空港、临港产业都将在此聚集,未来10-20 年京津黄金走廊将在世界范围内成为与东京-横滨媲美的都市连绵区,京津合作示范区将会是世界级城市群中的一颗“明珠”。

  • 综合管廊建设高峰后的机遇与挑战

        近日,全国综合管廊建设新技术高峰论坛在京召开,共同探讨了“综合管廊建设及地下空间利用”技术的发展,这也标志着地下综合管廊的发展进入到了精细化管理应用的阶段。而在两年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从统筹规划、有序建设、严格管理和政策支持等十方面对我国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工作进行了部署。

        《指导意见》推动了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的飞速发展,两年过去了,目前整个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发展呈现什么样的发展态势,未来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将面临怎样的挑战和机遇?近日,本报采访了中国城市地下综合管廊产业联盟专家委员会成员、中国市政工程协会综合管廊建设及地下空间利用专业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技术中心副总工程师、地下工程研究所所长油新华,就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的未来发展进行探讨。

        建 设

        从适建区域到较难区域

        记者:地下综合管廊目前在国内发展整体情况如何?

        油新华:“地下综合管廊”,又称共同沟,是指为电信、电力、燃气、供水等各类公用类管线盖一个共同的“房子”。地下综合管廊一般分为干线、支线、缆线管廊,干线主要建在城市道路中央下方,是“主动脉”,支线、缆线主要建在道路两旁的人行道下,是“毛细血管”,整体构成一个系统的地下管网系统,覆盖城市每一个角落。

        “十三五”期间是一个综合管廊的建设高峰期,截止到2015年底在建和已建里程1600公里,2016年完成开工建设2005公里,以后平均每年2000公里的规模,至2020年将超过1万公里,目前我国已经是综合管廊的超级大国。中建、中冶、中铁等几大央企占据了绝大部分综合管廊的投资建设市场,特别是中建现在的在建里程已经达到1300多公里,规模和创新技术领先国内管廊建设。

        记者:城市建成区地下综合管廊建设推广的难点有哪些?如何克服这些难点?

        油新华:国家前几年规定了综合管廊的四大适宜建设区域,新建城区、旧城改造、道路改扩建、管线密集区,就考虑了这一问题。后来随着管廊规模的不断扩大,在城市繁华城区道路下也开始修建综合管廊,周边存在很多重要建构筑物,这时明挖施工就受到了很多限制,不得已采取浅埋暗挖法,或者盾构、顶管等非开挖技术;另外200米或300米设置一个的吊装口、通风口、逃生口等特殊节点的设置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在修建地下综合管廊之前,首先要做好综合管廊的总体规划,统一考虑地下空间的总体布局,在哪些路段修建?修建多大断面的?入廊管线的数量和类型?这些问题都要综合考虑,认真研究。另外,规划设计完成以后,建设方要根据周边的施工环境和地层环境采用经济合理的施工方案。

        管 理

        综合管廊性价比更好

        记者:大城市建设地下综合管廊给城市带来哪些好处?

        油新华:大城市的城市环境极其复杂,最好是在新建城区或者结合道路改扩建修建管廊;同时北京地铁修建的规模非常大,由此带来的管线迁改移的量也非常大,如果能规划建设好综合管廊,将大大降低地铁修建的难度和成本,有效提高城市的建设和管理水平,也有利于城市的防灾减灾。

        记者: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和分散的管网建设,哪种更具备建设和维护的更好的性价比?

        油新华:目前很多经验已经证明,从100年的长期运营角度上讲,直接建设成本加上运营和维护成本,综合管廊的建设方式比直埋方式要好。

        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可以统筹各类市政管线规划和管理,可以解决反复开挖路面、架空线网密集、管线事故频发等问题。同时,要做好规划设计,在道路建设之初可以为增加的管线预留一些空间,提高管理水平,注重日常维护。

        记者:因地下管线的损坏造成城市道路塌陷的情况时有发生,如果建设了地下综合管廊会减少这样的情况吗?

        油新华:城市道路塌陷有很多种原因,管线本身的损坏造成的渗漏水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如果建设了综合管廊,这种情况将大大改善。一旦出现道路塌方或地下管线爆裂、泄漏等紧急事情,人们可通过智慧管网快速锁定事发地点,避免了传统挖探坑找管线的方式。与此同时,管网的智能系统还可显示预警信息,为相关单位、部门的决策提供参考依据。

        记者:从安全性角度而言,分散的管网建设好还是综合管廊好?

        油新华:从安全角度方面讲,综合管廊肯定比分散开的管网要好,现在很多综合管廊都要求配套智能监控系统,其预警报警、安全管理和应急响应都得到了显著提高。中建五局在长沙已经建成了一段智慧管廊,效果非常好。

        未 来

        从建设到管理需要防范风险

        记者:未来,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发展会呈现怎样的态势?

        油新华:“十三五”期间是一个建设的高峰期,也是综合管廊的窗口期,之后将进入一个平稳建设期。未来到了“十四五”期间将是运营管理的关键时期,各种运营管理问题将会不断出现,PPP模式带来的各种需要解决的后续维护运营等问题也将面临。所以各大央企的PPP公司要进行风险预控,做好各种应对措施,及早防范风险,中建总公司制订了城市综合管廊PPP项目的操作手册,各单位都要严格按照这个手册来做,做到过程预控。

        另外,前段时间召开的地下管廊产业联盟会议上,有专家也介绍国际经验,一个城市完善的地下综合管廊还有很多用武之地,包括垃圾的真空传输也可以在地下完成,例如日本在管廊中留一个空间,从这里把垃圾自动送到垃圾处理厂。地下管廊甚至可以作为一个地下物流系统,比如将蔬菜通过地下管廊从郊区运往市中心,在一线城市可以大幅降低物流成本。

        最后,我们还需要思考的是,地下综合管廊进入管理运营阶段,管廊势必会实施有偿使用制度,入廊管线单位应当向管廊运营单位缴纳入廊费和日常维护费,如何收费,收费标准如何都是需要行业思考的问题。

        ■企业/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