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螺蛳壳”里造剧院

        9月26日,中央歌剧院项目迎来了国务院安委会第28督查组第二组的综合督查,督查组对项目安全消防管理各项工作给予充分肯定。从被质疑到被肯定,不到一年时间北京城建一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团队攻克了被喻为“螺蛳壳里做道场”的施工难题。目前,该工程即将封顶。

        “螺蛳壳”里做钢铁道场

        北京东二环东四十条桥南200米,早高峰的车水马龙唤醒了整座城市,中央歌剧院剧场项目团队也早已投入施工。中央歌剧院剧场是文化部重点工程,由北京城建集团委派城建一公司组建管理团队负责具体施工。

        为何说这里是“螺蛳壳里做道场”呢?工程紧邻二环路,施工区域北侧和东侧距离周边写字楼和居民区只隔一条双向单车道的小路,与文化部办公大楼更是只有一墙之隔。“都说业主检查工程,项目压力大,我们这个工程业主根本不用来工地,从办公室探头望望,工地的整洁度、进度、施工安全一目了然。”项目负责人、城建一公司副总经理麻菁文说。

        整个中央歌剧院为劲性钢结构,项目每平方米用钢量超过260公斤。记者来到一根正在绑扎钢筋的柱子前,约3厘米厚的“工”字钢是这根柱子的骨架,骨架外围一圈排满了直径4厘米的钢筋,每根柱子绑扎完成后,钢筋之间连一根手指都无法穿过,最多的一根立柱承载的的钢筋达一百多根。如此体量的钢材投入,也保证了这个钢铁剧院结构坚固。

        “螺蛳壳”中拼出凤凰展翅

        中央歌剧院剧场造型寓意凤凰,项目团队今年面临的首个结构问题便是上场口的29根直径80厘米的混凝土桩。由于这一区域地下管线复杂,图纸又与实际管线出入甚大,别说机械大面积开挖了,只要一挠子下去就可能碰坏文化部的管线。

        开挖土层时,施工人员如同挖掘文物般逐层剥离土壤,找到管线之间的缝隙后回填土壤,再把桩打入空隙后进行后续工艺,光这样的开挖就进行了三次,回填土壤两次。

        这29根桩中,有三根桩“肚子”里别有洞天。项目部使用自平衡检测方式检测桩基质量,浇筑前在桩的中间部位安装一套自平衡装置。检测时启动装置,自平衡装置分别向上、下压迫桩体,测试桩的强度,这种方式不占用任何场地,最适合狭小区域作业。

        地上结构施工中,中央歌剧院舞台上部有四根巨大的钢梁,每根钢梁重21吨,加上外围包裹的混凝土结构,单根总重量超过170吨,而整个环形屋顶共需四根这样的钢梁。

        如何将这些大家伙吊装到位,项目部着实费了不少心思。“每根钢梁我们要求厂家切分成三段,分别运输分段吊装,这样可以不挤占社会道路使用汽车吊。”项目常务经理刘明文说。

        吊装之后,如何让超过700吨的四根钢梁待稳?场地有限,唯一的办法便是“落地生根”——从地下搭设专用脚手架直达钢梁所在位置,用架子托住钢梁。但要从地面搭设33米左右的支架,架子自身的稳定性如何控制?项目总工程师王福龙想到了金字塔。“金字塔那么高,却能稳如泰山,就是因为它的梯形结构,我们搭设这些脚手架时也按照这个方式进行。”王福龙说。走在工地里,从脚手架一边很难看到另一边的情况,脚手架的密集程度可见一斑。

        如果说钢梁是剧院内部结构的核心,那么18根凤尾柱则是剧院外观的核心。围绕着中央歌剧院西侧共有18根劲性钢结构立柱,其造型是与中央歌剧院寓意的凤凰造型匹配的尾羽,故称凤尾柱。

        凤尾柱单根高度28米,重达14吨。这样的高度和重量似乎并不大,但是放在中央歌剧院工程现场显得尤为困难。

        “歌剧院结构西侧距离绿化带仅20多米,而凤尾柱要先立起来,再吊装到指定位置,材料的长度、吊车的选择我们经过了十几轮方案讨论,才最终确定。”麻菁文回忆说。

        由于项目西侧场地不足以摆开车辆施工,每到晚上,项目部只能拆除围挡,让车辆跨在工地红线上,一半机械支立在外,一半机械在内。刘明文笑着说:“设计安装位置时,跟玩华容道差不多。”经过9天9夜的鏖战,18根凤尾柱全部安装到位,施工误差控制在1厘米内。

        “螺蛳壳”中推广三管模式

        如此难度的工程必须配套严密的现场管理措施,项目部有一张特殊的图纸,上面没有工程数据,取而代之是各岗位员工组成的点位。“这是我们项目设置的‘防火墙’,主要是为了人员管理。这套体系将不同业务部门的员工分为防火墙人员和核心人员。防火墙人员主要应对现场检查,核心人员只负责工程建设。

        工地现场虽然塔吊不停地转动,却看不到多少建筑材料。如此巨大的用钢量却找不到超大钢材。原来,施工现场物料存放管理采取了化整为零的方法,项目部将材料按照作业面的位置分别放置,材料在哪个区域使用就放在哪个作业面上,项目团队在工期异常紧张的情况下停工两天两夜,将现场物料布置到最顺畅的模式。

        除了人员管理和材料管理外,施工现场还注重环保管理。建筑施工耗费木材量大,特别是混凝土浇筑中需要使用大量方木条。“木条用于具体施工时需要裁切,施工完成后这些木条就基本变成劈柴了。”刘明文说。为了节约木料,中央歌剧院工程使用了13万米的钢包木。简单说就是给木条穿上金属“外衣”。 这样制成的钢包木强度高,且可以反复周转,木条损坏后只需要抽出更换即可。

        整个工地因为紧邻周边建筑,地下管线密布,而施工需要各类大型运输车辆,如何保证地面不被大型车辆压坏?项目部用废旧的钢模板和钢筋下脚料等废料制成网骨架后浇筑混凝土,形成高强度路面,这样大型车辆反复通过都不会造成地面损坏。这些路面可拆卸,工程结束后还可以延续使用。

        ■本版摄影 记者 董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