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环卫工 钻胡同挥汗如雨

        钻胡同挥汗如雨

        ■本报记者 夏晖

        清晨7点,室外温已经显示为29摄氏度。在护国寺大院胡同口,记者见到了北京环卫集团固废物流公司清运四中心的环卫工李树景。在三伏天里,他开着五十铃集装箱垃圾清运车,每天4趟穿梭在仅能容纳下两辆小轿车并排放宽的护国寺胡同里。

        拉开车门,先是一阵凉气迎面吹来,“李师傅,您这车里很凉快啊。”记者说。可李树景的头发却好像刚洗完,一绺一绺趴在脑门上。

        记者坐在垃圾清运车上,感觉视线很好,远远的就能看到前方停放着好几辆私家车。李树景始终把脚放在刹车上,“走这条路基本就不用油门了,咱们要开到胡同的另一头,把垃圾楼里装满垃圾的集装箱装车带回大屯转运站。”前十米走得很顺畅,李树景却突然把车停下,打开车门,下车把停放在旁边的共享单车挪开,上车继续开,没走出几米,李树景又摇下车玻璃,探出脑袋看看,又看看右边反光镜,一点点往前挪车,生怕碰到停放在路边的面包车。

        记者刚想跟李师傅交谈几句,李树景又下车了,挪开了停在前方的快递送货车和残障人士开的三轮车,确定好车距能通过后,李师傅上车了,经过这几轮儿的折腾,车上的凉气没了不说,李师傅大汗淋漓。记者这才意识到,刚见面时李树景不是刚洗完头,而是汗水把头发浸湿了。

        四五百米长的胡同,细窄狭长,垃圾楼就在胡同的最深处。这里平房多、车多、老人多。贴墙停放的自行车、三轮车、小轿车以及从两侧房屋延伸出来的雨搭儿、花台、电表箱吞噬着胡同的狭窄空间,胡同仅容环卫车勉强通过。李树景转动着手中的方向盘说,“现在胡同比以前好一些了,以前开墙打洞做小买卖的现在都关了,路面比以前稍宽敞了一些,但是出现了不少共享单车,我需要下车挪开它们才能过去。”李树景始终目视前方,不敢有一丝松懈。

        从胡同口到垃圾楼,有两个形似“胳膊肘”的直角弯儿,眼看就要蹭到路边的车了,吓得记者捂起眼睛,汗都出来了,李树景却说:“没事,蹭不着,距离大着呢。”四五百米的距离,李树景下车挪动自行车7次。

        经过一路的惊险,终于到了垃圾楼。记者跳下车,觉得车下更凉爽一些。李树景登上后车厢,把固定箱体的两个卡子摘下,从垃圾楼里伸出来两个大钳子,把箱体一夹就抬进了垃圾楼,放下空箱子,大钳子又夹起垃圾楼里装满垃圾的箱体,抬上五十铃后车厢。李树景和垃圾楼负责人签好交接单,又登上后车厢,固定好箱子的卡子后,围着箱体转了一圈,拿出小铁铲,把垃圾箱缝隙中露出来的垃圾往回推了推。李树景抬起胳膊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说,“怕在路上有遗撒,把垃圾往回推推保险。”夏季,天气闷热,垃圾楼的气味有些刺鼻,李树景不但不嫌弃,还不怕热,仔细检查着每一个环节,当李树景转过身的时候,后背已经湿了一片。

        李树景告诉记者,每天要从大屯转运站到护国寺胡同至少4次,750毫升的水壶,在这种天气至少要喝4壶。

        上午九点半,室外温度已经指向34摄氏度,李树景的脸热得发红,汗水在脸上流淌。上车后,李树景并没有马上开空调,他说:“先吹吹自然风吧,冷热交替不行,晚上头疼,这是今天第二趟活儿,赶在中午前凉快,我得再来清运一次垃圾。”  

        ■通讯员 吴惠民/摄

  • 建设者 “全副武装”扎钢筋

        “全副武装”扎钢筋

        ■本报记者 刘偶

        在中建二局一公司北京亦庄办公楼项目建设现场,虽然骄阳似火,但工人们的热情和干劲儿更火热。

        下午三点,由于项目尚未封顶,楼顶区域没遮没拦,暴晒一天的水泥地面,一股热气自下而上蒸腾起来。偶尔一阵风刮过,非但没有带来一丝清凉,反倒在已经炙烤成蒸笼的空气中刮起一股股热浪。

        在这样的施工环境下,负责打灰作业的段伏标和工友们一个个却包裹严实,脚蹬一双大雨靴,工友笑称自己为“靴子帮”。打灰作业就是在混凝土泥浆中用铁锨不断铲起混凝土,属于土建中最辛苦的工种之一,由于耗费体力、工作环境艰苦,所以在各个项目中,泥瓦工岗位总最缺人的,也是工人平均年龄相对较高的工种。

        虽然室外高温,但是所有泥瓦工全部长衣长裤,脚穿40厘米高的长筒雨靴,虽然每个人都在头盔里垫了一圈毛巾吸汗,但是工人脸上还跟淋过雨一样。

        “我们作业时必须身着长衣长裤,因为工作时混凝土可能会溅起来,烧皮肤,最多我们也只能挽起袖子。”段伏标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一张磁卡,刮去额头上的汗水,随后露出极为享受的神情。“舒服!这是我们的秘密武器,用毛巾擦脸还是感觉湿漉漉的,用磁卡一挂,脸上马上清爽了,再有小风一吹,舒服极了。”上身出汗,对于段伏标和工友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最难受的是雨靴里的双脚。打灰时,段伏标需要站在20多厘米深的混凝土中来回移动,同时不断搅拌混凝土,使混凝土均匀,所以每个人必须穿雨靴。这大热天穿上密不透气的雨靴,难受程度可想而知。

        “有时候半天下来,汗水能顺着雨靴倒出来,脚底板泡得发白。”段伏标说。可当记者问到他是否感到太辛苦,段伏标笑了:“干活儿嘛,哪有不辛苦的?”由于长期这样“全副武装”作业,段伏标和工友们也总结出一套自己的防护妙招。“穿雨靴时,鞋里放块女士卫生巾,光脚穿鞋不仅吸汗,而且相当于有个缓冲鞋垫,走起路来也更舒服,等卫生巾全部湿透,再换一张,这样老能保证鞋里干爽。”段伏标说。

        段伏标的爱人陈梅香是项目上仅有的几个女钢筋工,她虽然身材瘦弱,但是干起活儿来却十分给力,一次能扛起十几根钢筋,丝毫不比同组男工友差。记者在现场掂量了下她扛的钢筋,足有二十几斤。她每天要将这些钢筋扛起再放下,不知要多少次。“我们农村人干活习惯了,没啥。”陈梅香笑着说。扛钢筋只是钢筋工其中的一项工作,给钢筋绑蝴蝶扣才是技术活。记者看到,陈梅香用细小的扎丝,麻利地将百个钢筋逐一捆绑、加固,每绑完一处都好像给钢筋打上了“蝴蝶结”。“钢筋每天晒完都得有四五十度以上,所以我们都要戴着加厚手套操作。”陈梅香说。

        ■记者 周宇杰/摄

  • 投递员 汗水洗衣衫

        汗水洗衣衫

        ■本报记者 刘偶

        清晨4:50,天刚泛亮,牛街邮政支局投递员窦坦友就到了投递部办公室。在换上工作服,检查三轮车车况、扫码器电池电量等一系列准备工作后,他来到邮局门外等待迎接今天第一批从西站运来的快递包裹。

        “等第一批包裹运到后,我们经过拆包、分拣、登记、装车,最快7点前开始投递。”窦坦友一边迅速将包裹装车一边说。虽然早上太阳还没出来,但是此时窦坦友已是满头大汗,身上穿的衬衫已经全湿了。“投递前的流程比较多,我们都跟打仗似的,希望尽量减少投递时间,这么多年我只要看见有包裹堆积心里就着急,想着能早点让客户收到物品,这可能也是职业病。”窦坦友笑着说。

        由于天气炎热,市民网购消夏产品增多,窦坦友每天的投递量都有近百件。窦坦友负责的区域东起右安门内大街,西到丰台区天伦北里小区,南起右安门西街,北到樱桃头条,整个面积将近4平方公里,含20多个小区。

        “我投递的区域相对分散,有时1小时可以送十几件,可有时候一个小区就一件,路上骑车就要20多分钟。要是碰到这样的情况,回去单位起码下午1点多了。那会正好新一批快递到货,又得重新装车投递,午饭晚饭就得并一顿了。”上午11点,投递完8成的包裹后,窦坦友在小区内树荫下,终于喝上了上午的第一口水。在投递的过程中,记者发现窦坦友的衬衫干了湿,湿了又干。“别看出这么多汗,但水还真不敢多喝,喝多了满处找厕所,耽误事儿。”窦坦友说,投递员最难熬的季节就是寒冬和酷暑,一冷一热很容易生病。这两个季节中,夏天最难受,因为人长时间在外暴晒,人体机能很容易出现问题。我刚开始当邮递员的时候,中暑是常事,后来慢慢习惯了,会在出门前提前做好防暑措施。我习惯出门前带瓶冰水,但太阳底下晒一圈回来,你摸摸,都成了温水。”他笑着说。

        由于快递包裹要求投递员必须投递入户,而窦坦友负责的基本上都是老旧小区,没有电梯,所以不管多重的包裹,投递员必须搬上楼,送到收件人家中。一天下来,回到家经常累得连说话都懒得说。“今天还行,没什么特别大的件儿。前几天我们同事搬了三袋50斤大米到5层,没有电梯,送完之后累得缓了半个小时。”窦坦友说。 

        投递工作虽然辛苦,但是窦坦友坦言,自己其实特别享受这份工作,每当老街坊们跟他打招呼时就是他最开心的时候。采访结束了,窦坦友又骑着自己的小三轮继续下午的投递工作。

        ■企业/供图

  • 巡线员 塔下作业虫蛇为伴

        巡线员 

        塔下作业虫蛇为伴

        ■本报记者 史波涛

        早上八点,宋正运从位于洋桥附近的国网北京电力检修公司输电运检中心(南区)出发,大约四十分钟之后到达了今天计划巡检线路的工作段起点。

        “今天天气算不错的,比前两天要好一点。”国网北京电力检修公司输电运检中心(南区)运行一班职员宋正运边说边取出自己巡检线路所用的工具包。

        宋正运的工具包看上去扁扁的,却像哆啦A梦的口袋,装着许多必备的工具,它在巡检过程中将发挥非常大的作用。宋正运把长袖工作服的袖子扣好,长裤的裤脚扣好,拍拍工具包,开始巡线之旅。

        前一天夜里的雨并没有让天气凉爽,热情的阳光再次将温度推向高点。宋正运深一脚浅一脚走向密林深处。来到一基高压线塔下,宋正运从包里掏出望远镜,仔细查看线塔顶部,几分钟后换个方位接着看,几个方向都看过后,他把望远镜放进包里。“这基塔高35米,仅凭肉眼可看不清绝缘子和导线连接的挂点金具、线夹子等部位,就得借助望远镜来观察。”宋正运说。

        巡检线塔本体,要从上到下观察,还要查看绝缘子以及和导线连接的金具、挂线的线夹子等是否有磨损;检查线塔上是否有风筝、塑料布和鸟窝等异物;线塔下方的塔基是否被堆土覆盖,接地线是否被外力导致掉落等。“如果有类似情况,要一一记录反馈给专业检修人员进行处理。”从事过多年线路巡检工作的国网北京电力检修公司输电运检中心(南区)党总支书记楼小岩说。

        顺着线路,穿越荒草地,蚊虫如同战斗机一般追随着巡线员。露水打湿了他们的裤脚。“注意脚下的同时还要防范各种树枝划伤胳膊和脸,所以即使天气再热也必须穿长衣长裤。”楼小岩说。

        “平原防狗,山地防蛇。巡线过程中会经过农民的苗圃、菜地,农民会养狗来看护农田,队员经常会被狗咬,而巡检山地的队员则经常会遇到蛇,所以我们给队员配备了防毒药物,也会注射狂犬疫苗。”楼小岩说,一线人员野外巡线工作非常辛苦,蛇虫叮咬,树草割划,酷暑寒冬,对于身经百战的队员来说还都是能克服防范的。最让人记忆深刻的是分布在田野里、被枯叶尘土覆盖的粪坑,一不留神就掉下去了,几乎每个队员都有这种经历。

        跟随宋正运的脚步,记者翻过树林边的一堆沙石,来到一片数百亩的玉米地。比人还要高一些的玉米地给宋正运另一种考验,宋正运不仅要边走边看头顶数十米高的导线,同时还要小心玉米叶子的锯齿划破脸。“看导线除了检查是否有异物悬挂外,还能辅助进行导航,在玉米地里,稍不留神就会走错方向。”宋正运说。

        临近中午,气温越来越高,宋正运的上衣已经湿透、晒干几个来回,泛起层层汗渍。他从工具包里拿出一支藿香正气水说:“这也是我们每次出来巡线必备的,感觉身体不舒服时喝一支,找个树荫下休息一下,感觉好点接着巡查。”

        据了解,这条东南方向的高压输电线路是供应首都人口密集区用电的线路,是宋正运他们重点保障的线路,每月一次的正常巡检,不定期的特别巡检,都是为了保障北京电网运行的安全稳定。

        巡检每处线塔时,宋正运还要跟每基线塔的值守人员进行沟通,和附近施工建设负责人说明注意事项,为高压线路附近的村民进行安全科普。一路走来,宋正运巡线的过程既枯燥又精彩。

        ■记者 史波涛/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