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新闻·综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京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年05月28日 星期三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1”路向西 线路拉直 服务延续

    周一清晨5时,公交1路头三班车披红挂彩从“新驻地”老山公交场站发车开跑新线,从西四环外沿长安街横穿北京城开到东四环外四惠,线路从24.8公里延长至27.1公里,跑一趟用时从68分钟变为74分钟。

    1路车3次西延

    5月23日,1路靛厂新村场站,1路车队党支部书记苗春荣正跟大家一起搬家,“一路向西到老山去。虽然舍不得离开,但每一次调整都事关大局。”苗春荣清楚记得,2009年4月26日,北京公交4路并入1路,1路总站延至靛厂新村,苗春荣带着队伍从马官营一路向西来到了靛厂新村“新家”。

    “4路跟1路合并是为了削减长安街重复线路,这次搬到老山更多考虑是让大1路提速。”苗春荣说,现在从靛厂新村发车到公主坟,须经过西四环这段大堵点,“遇上堵车,光是盘一圈六里桥就得用20分钟。”

    新线路开跑后,大1路线路将拉直,贯穿长安街东西,全程可以走公交专用道,高峰发车间隔有望缩短为2分钟。

    拆分队伍 留下服务

    知道大1路要离开靛厂新村,附近居民十分不舍,1路车队的电话成了热线。“老乘客都习惯了大1路的服务,不愿意让1路走。”苗春荣纠结不已。后来,大1路车队只能做出痛苦的决定,将队伍拆分,58名司机和80名售票员留在靛厂新村,与99路人员重组,让老乘客继续享受原先1路的服务。

    5月24日晚上12时,51岁的司机刘春林驾驶末班车回到靛厂新村,这是他开大1路的最后一个班。从本周一开始,刘春林将告别“老伙计”改开99路了。

    “我就是眼眶子浅,一想起26日不能再开1路了,心里就不是滋味。”刘春林眼睛里泛着泪光。19岁到1路上班,1路总站从公主坟搬到八王坟,后来搬到靛厂新村,“我跟大1路一路向西,32年了从来没离开过。”

    刘春林在大1路跑“末三班”,家住右安门的刘春林每天都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到靛厂新村上班,虽说是下午3时30分发车,但每天下午2时,公交车站里准能看到他的身影,“早点来,帮着干点活,擦擦车,这是多年的习惯。大1路是长安街上的招牌,招牌擦亮了,咱人也精神。”刘春林说,本来自己真是想跟着大1路走,后来想想,还是服从领导安排。“以后跑车的时候还能在长安街上看一眼大1路也就知足了。”刘春林说。

    “摸着方向盘心里踏实”

    5月24日晚12时,看摆车的杨学军从刘春林手中接过车,按照第二天出车先后顺序码放好。看着56部车全部就位,杨学军感慨万千,这是他在靛厂新村摆车的最后一夜,跟交车的司机都抓紧聊上几句,“有的也就是脸熟,但这么多年都在一起,再见面就不容易了。”

    本来杨学军被车队划在了留下名单里,他听到消息顿时坐不住了,干完活就去找领导说情,跑了不下10趟。记者问杨学军为什么非要跟着大1路,杨学军憨笑着说:“说我一根筋也好,说我重感情也好,反正我得跟着,摸着大1路车的方向盘心里踏实。什么条件都可以不提,只要跟着大1路,大1路去哪我去哪。我就是大1路的钉子户,想甩掉我可不行。”听到能跟着队伍去老山了,48岁的杨学军像小孩一样高兴地手舞足蹈。

    234人的队伍,苗春荣这次只能带走23名司机和73名售票员,其中26名还有一、两年退休的乘务“老大姐”全部跟着走。“我希望她们能在1路圆圆满满。”49岁的乘务员刘奇说,到了老山场站搭班的司机来自别的线路,“我会跟他配合好,大1路的标准不能降低只能提高。”

    ■记者 李博 夏晖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北京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京报网”简介 | 新闻发展总公司 | 新闻人才中心 | 北京日报广告 | 北京晚报广告 | 京报网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